心魂术,武林中极其阴邪的武功,以强大的精神力攻击对方大脑,有人竟是以心魂术控制住了萧百荣。

    心魂术虽然束缚住了萧百荣,但是也不能时时束缚,尤其是萧百荣精神力也是不弱,若不是受伤之际又中剧毒也不会受制,随着心魂术能量的减弱,自然会清醒过来。

    清醒过来的萧百荣竟是不声不响,表面上以及表现的被人所控,却是暗中行事,将所有的财物等等藏匿起来,更是暗中布局,趁机向着自己的目标行动并查处背后暗算自己的人。

    萧百荣的异常动作逐渐的被对方发觉,但是当对方发现的时候为时已晚,同时萧百荣也查到了一些线索直指某人,并暗中布局欲要行动。

    阴谋者察觉事情有变,抢先动手,趁着萧百荣麟儿诞辰之日暗下毒手,将萧家寨付之一炬。

    南宫倩伤重又中剧毒,话不及说完已然不止,最后交代萧懿岚她还有弟妹活在世上,叫她好好活着,并且找到并照料好自己的弟、妹,随后撒手而去,只留下半成的一炉续命丹。

    续命丹尽,萧懿岚命将尽矣,而现在续命丹却是将仅有的一丸服尽,同时旧伤的发作愈加的频繁,更是苦等二十余载的阴阳双圣花仅一花得手。

    尚未完成的布局,尚未做完的大事,尚未雪的仇恨····这些让萧懿岚心有不甘,不成器的弟弟不足以担起大任,玩世不恭的妹妹却是游戏人间,而自己命将付黄泉,这一切都成为了萧懿岚心中的不舍和不愿。

    “或许是你急功近利了,这件事绝不是一朝一夕完成,更是其中太多的隐秘,至少你我之间的恩怨就有很大的隐情,还有你自认为的弟弟是你的弟弟吗?”柔姑娘此时郑重的道。

    萧懿岚静卧床上,本来就是风中烛火的性命又遭丰小依重创,一剑刺伤肝肺,更是伤上加上,如今向柔姑娘道出实情,乃是相信两人的姐妹血缘,她这是要将自己未完的事情托付妹妹。

    尚不及看清此生恩仇,渐渐逝去的生命便冷讽一般,嘲笑手足尚且不知的人生,禁声的篇章从此平添冷然哑笑。

    血仙蝶冷血嗜杀的背后却是有着另一张凄惨苦楚的面孔,冷血伪装的面具终是遮挡不住真实的柔弱喝凄苦。

    萧懿岚苦笑,太多的话她不愿说,或许是狼窝住的久了,即使绵羊也有了狼性,被一群畜生不如的人养大,身上又怎能没有禽兽的性格?

    “一切都是迷,你知道我是元松竹的私生女,你也知道将萧家寨付之一炬的背后主事者就是元松竹,更是我将那本属于你的一切占有,所以你要杀我合情顺理,但是我是他养大的,他从小灌输我的思想却是你的父亲杀了我的母亲,我拿了你的意境种子合情顺理,但是我们之间居然有着血缘的关系,这让我不得不怀疑我的身份。”

    “萧懿航的真实身份是元松竹和白小蝶的儿子还是你父亲与白小蝶的儿子,这点只有当事人清楚,你怎么会将所有的心血都倾注在他的身上?”柔姑娘不解的问道。

    “义母说过,我还有弟、妹活在世上,妹妹我已找到就是小影,弟弟当是他不错。”萧懿岚柔弱的脸上露出了欣慰,这也是他唯一值得欣慰之处。

    “或许吧,毕竟你的父亲和母亲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但是你母亲和元松竹偷情之事已经出现在前,萧懿航到底是谁的孩子,这也只有做母亲的最清楚。其实无论他是谁的儿子,这点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本人是怎么想的,或许他想的只有他自己。”

    萧懿岚苦笑,这点他又何尝不知,无论他的父亲是谁,他和自己都是同母所生,两人是姐弟却是一点不假,只是萧懿航的心到底如何做想却是至关重要。

    “无论你是不是我的姐姐,或是我们是生死仇敌也罢,我都不允许你死,你若是我的姐姐,我自然不会让我的姐姐死去,你若是我的生死仇敌,我会亲手杀了你,而不是让你病死或被别人杀死。”柔姑娘道。

    “我以前也是相信我命由我不由天,现在却是知道天要我亡,无可奈何。”萧懿岚说着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我的能力不是你能想象的那般无能,我不让你死,你就死不掉。”柔姑娘也是性格坚毅。

    萧懿岚苦笑,她比别人更清楚自己的伤势,这剑伤倒还其次,最主要的却是剑上所带的煞气。

    剑上带煞,这是煞剑,这丫头竟是将煞剑练到如此境界,竟是比自己都要高上一筹,也不知她到底是怎么练成了,想起自己一怒血屠百里,一者是借此消磨掉血煞功带来的反噬,最重要的就是练就一身煞气。

    丰小依剑上的煞气竟是比之血仙蝶练就的更加浓郁,更能隐煞与无形之间,透剑逼杀,破坏生机,若不是自己也是练就煞气护体,就单纯这一剑自己就已经早死,血仙蝶也是心中感叹。

    无法化去的煞气之伤,无法治愈的经脉沉屙,即使肝肺剑伤愈合,人又能过活过几许?

    柔姑娘费尽心力,发动武林征集令,动用聚宝山庄所有力量迅速聚集大量天材地宝,奈何终是看着萧懿岚的气息越来越是衰弱。

    柔姑娘一时无奈,眼中也是焦急不已,毕竟眼前这人乃是她的姐姐,虽然两人身份尚未确定,但是柔姑娘已经确信眼前这人就是自己的姐姐,本是不死不休的仇恨,如今得知却是自己的姐姐,这里面的秘密尚且不知,怎容的亲人在眼前陨落?

    柔姑娘本欲寻来萧懿影,却被萧懿岚拦住。

    本是无忧无虑、笑傲人生的人怎会给她平添烦恼?萧懿岚到此关心的依旧是她的妹妹,即使自己身死也不能让她知晓,这或许是对她隐瞒真相的残忍,但是有何尝不是姐姐对妹妹做出的最好的爱护?

    柔姑娘眼中含着泪水,这才是亲情,这才是关爱,这才是人与之之间的感情,自己活到如今何尝尝试过亲情的关爱,看着气息越来越弱的萧懿岚她的心也揪着一般的疼痛。

    萧懿岚开始发烧,浑身滚烫如烧,生命的气息越来越是衰弱,看样子却是撑不过多久了。

    萧懿岚重伤,生命气息越来越弱,柔姑娘要如何救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