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岚生命气息越来越弱,柔姑娘竟是不知所措起来。(书屋 shu05.com)

    要不要将萧懿岚的情况告诉影姐姐呢?柔姑娘心中犹豫不决,要是在此时还不告诉萧懿影的话,一旦连姐姐的最后一面都没能见到,这对萧懿影来说是不是一种残酷?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一旦她知道萧懿岚是死在自己这里,而自己却是不告诉她的话,将来姐妹之间会不会生出嫌隙?

    正当柔姑娘犹豫不决之际,萧懿岚竟是开始说起了胡话,喃喃自语着,虽不连贯也无条例,但是句句都是对弟妹的关心和未完大事的叹息,竟是惹得柔姑娘在一旁落泪不止。

    又过两日,萧懿岚的气息更加的弱了,整个人都一动不动,只要微弱的呼吸还能说明人还是活的。

    这个时候柔姑娘最终下定决心去找萧懿影,让她见到萧懿岚最后一面,奈何丰荫城外大战、梅剑山庄巨变,柔姑娘竟是寻不到了萧懿影。

    无缘在让姐妹相见最后一面,柔姑娘再也不见脸上惯有的笑容,整日的对着萧懿岚泪流满脸。

    就在这天的傍晚昏迷了几天的血仙蝶突然间睁开了眼睛,同时精神也好转了起来,似乎病情好转了一般。

    柔姑娘更是抹眼泪,她知道这是回光返照,萧懿岚已经走到了最后的关头,谁能知道叱咤风云、怒而血杀百里的血仙蝶今日就要死在了醉红楼之内。

    “哭什么?你我生死相对数载,平日间见面都是恨不得生食肉、扒皮饮血,却是到头来你却是对我哭。”血仙蝶微笑道。

    “姐···”

    “别我叫我姐,我不是,我是你的仇人,你应该这样想,你就不会难过了。”萧懿岚伸出手来抹去柔姑娘脸上的泪水,“我的东西都去那里了?”

    “姐,你找什么?”柔姑娘抽泣道。

    “我有一个大布局要告诉你,你替我完成,这个布局···还有我的伞你拿着,那是幽冥道的镇道宝物千幻伞,伞内刻绘的是幽冥道绝世武学,对你的武功有很大帮助,更是我对这伞重新设计、打造,可以变换形态,更是暗藏两把绝世宝刃,你一定要替我拿回来····”

    萧懿岚交代后事,最后却是郑重的道:“等我死后,把我的心挖出来,我的心中藏有惊天大秘密,切记、切记!”

    萧懿岚眼中的神采缓缓的退去,生命之火渐渐熄灭,眼见着生命消逝。

    柔姑娘心中大痛,眼见着萧懿岚就要死在眼前,最后却是将牙一咬,一转身手中赫然亮出八根银针。

    萧懿岚最终醒了过来,不仅仅是醒了过来,更是伤势痊愈,整个人生龙活虎起来。

    “姐,我对不起你···”柔姑娘娓娓道来原委。

    原来柔姑娘的脑海之中竟是时常的浮现种种奇妙武学,其中就有一篇《幽冥八针》的记载。

    所谓的《幽冥八针》就是向幽冥阎王借命,有着起死回生之效,尤其是对经脉受伤极其有效,但是这向阎王借命却是要还的,一旦施展出幽冥八针之后,命将不由自己掌握,等于将命借给了阎王,幽冥八针有着时效限制,一旦时效过,银针走位,体内经脉紊乱再难拯救,人也命归黄泉。

    柔姑娘哭着向萧懿岚说明原委,倒是萧懿岚微笑一笑。

    “没有你的幽冥八针,我早就死了,现在能像幽冥借的一命,也算是超出我的预想,正好我要好好利用这些时间完成大事,不知我还能活多久?”

    “多者不过三年,少者十天半月。”

    “十天半月太短,但是好过没有,三年足矣,不过这件事不要让小影知道。”萧懿岚向柔姑娘道。

    幽冥八针果然颇具疗效,萧懿岚的身体伤势很快的恢复着,但是丰荫城的大战已经惊动了萧懿岚。

    萧懿岚大怒,更是担心,终是不顾柔姑娘的阻拦,趁着她不在的时机下了醉红楼。

    血仙蝶的凶名武林皆知,即使恢复本相但是她依旧是她,如何容得下别人的调戏,一出手即将那胖子的心挖出。

    顿时醉红楼大乱,萧懿岚却是趁着乱消失不见,同时柔姑娘也急急赶回,已不见萧懿岚的身影。

    柔姑娘欲哭无泪,萧懿影身陷剑灵山她已经得到了确切的消息,但却是无力营救,而现在萧懿岚又突然失踪,这让她竟是不知如何是好。

    岳蓝城依旧繁华,在替天行道的总坛之内萧懿航赫然正中而坐,在其面前摆放着一具尸体,正是沈四。

    萧懿航面色阴沉如水,狠狠的握了握手,手上青筋暴跳。

    “航,不要这样,沈四也是死得其所,为了航哥牺牲性命,他死也是瞑目,眼下我已得到消息,自由联盟已经公布了替天行道反叛联盟,已经对我们展开追杀令了。”绿萝道。

    “真是没想到,我们精心设下的埋伏,本想将萧云等人一网打尽,不料却是反中了对方的算计,害的我们精英尽失,真是可恼、可恨。”

    “萧云的阴险狡诈还是出乎了我们的预料,不过恶人自有恶人磨,现在梅剑山庄内乱,他现在也是丧家之犬,眼下我们还有冰宫的力量可以借用,足以可以成为武林之中与天道盟、自由联盟并列的第三大势力。”绿萝道。

    “冰宫的势力并不为我掌控,眼下最重要的是武功,没有超人一等的武功一切都是妄谈,我们精心设计的八卦阵竟是经受不住对方两人的冲击,还死了叶梦色,重伤了小天苍,能出现这种情况全部归结于我们的武功不如对方。”

    “航,我这次外出却也是收获颇多,今夜我就将这些日来的收获尽数传给你,也好让你功力大进。”绿萝道。

    “也好,眼下除了梦倪裳之外冰宫的蓝冰儿和绿衫已经彻底的沦为了我的鼎炉,在我的阴阳合·欢印之下要死要活,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红衣和梦琉璃尚未落入我的掌中,这两人都是武功高绝之辈,若是得到这两人做我鼎炉,相信天下再无对手。”萧懿航露出了一脸的奸色。

    “可有法子?”绿萝皱眉问道。

    萧懿航又打起来怎样的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