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航欲要将红衣和梦琉璃作为自己修炼内功的鼎炉。

    “可有法子?”绿萝皱眉问道。

    “红衣不喜男子,偏爱女性,我还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不过梦琉璃那边已经有了眉目,毕竟现在的梦倪裳已经被我牢牢抓在手中,要对付梦琉璃有的是机会,眼下就是最佳时机,若不是她突然出现出手相救,我们怕是都要葬身火海了。”萧懿航眼中露出了精光。

    “莫林断了一臂,已是废了,倒是那李云燕倒是可以利用,不知航哥有没有想法?”绿萝道。

    “暂时我不想动她,毕竟有莫林的关系在,何况我连梦琉璃和红衣都没搞定,也没时间在李云燕身上下功夫,不过你可以接触下莫林,通过莫林一样可以达到目的。”萧懿航说着看了一眼绿萝。

    “我知道该怎么办,放心吧,航!”绿萝点头道。

    “最近有没有血仙蝶的消息?这可是我的最终目标,一个血仙蝶早已抵挡所有的鼎炉,前不久她受伤之后,神秘失踪,到现在竟也是没有踪影。”

    “还没有消息,不过云梦生和姬红霞已经出去打探去了,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眼下我们应该暂避锋芒,积攒实力,莫林说南疆南麟城是莫家的产业,不如我们···”

    “也好,先去南疆避一避,南疆百花谷也早已在我们的掌握之中了,百花谷乃是百花道传承而来,百花道武学之精妙都传承至此,更有花弄鱼宫主,我相信百花谷一行定不虚此行,不过就怕梦琉璃和红衣不会跟随我们去。”萧懿航皱眉道。

    “梦琉璃毕竟担负着神女剑派一派重责,更是觉得我们此行没有危险,自然不会跟随,不过要是在这段时间将梦琉璃拿下,或许有着转机。”绿萝道。

    “正合我意,不如现将沈四兄弟的遗体安葬,我去会一会梦琉璃姐妹,然后半夜十分去寻你。”萧懿航说着挑起绿萝的下颌。

    “好,我等你。”绿萝微微一笑道。

    梦琉璃脸上带着寒意,似是冰山一般,“跟我回去,跟随萧懿航太危险了,我不允许你跟着他。”

    “姐,我已经是他的人了,我们已经完婚,他就是我的夫君,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无论他如何我都会跟着他,要是姐姐你觉得危险的话,大可不必为了我而留下。”梦倪裳生气的道。

    “胡闹,要不是我及时赶到,萧懿航等人早已化作焦炭,你也成为了寡妇,还记得上次算计云吗?都把你作践成什么样子了?若不是因为你们的婚姻,我恨不得一剑将他劈了。”梦琉璃冷冷的道。

    “姐,你是不是还对萧云难以割舍?你当初既然选择站在妹妹这边,就应该与妹妹的立场相一致,为何还要想着外人?我们才是一奶同胞,血脉相连,萧云不过是一个外人而已。”梦倪裳与梦琉璃针锋相对。

    “霓裳,你怎么变得这样?难道你忘记了云梦居山谷之中的日子了?难道忘记了你们的夫妻感情了?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我知道他一直的爱着你,他不是外人。”

    “算了,算了,姐,事情摆在了眼前,我会一直的跟着航,无论走到哪一步我都不会不离不弃。”

    “既然这样我多说也是无意,我离开剑派太久了,我要回去了,你们好自为之。”梦琉璃说着起身就欲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萧懿航到了。

    萧懿航也是暗自庆幸,幸亏今日来了,要是多和绿萝缠绵一会的话,怕是就让梦琉璃脱离自己的掌控了,她这一走怕是再无机会了,毕竟神女剑派也好古墓也罢,现在属于自由联盟而现在的替天行道已经被踢出联盟了,两者已经是生死仇敌,梦琉璃为了避嫌也不会在与自己见面,更是不会再给自己机会。

    “琉璃姐。”萧懿航陪着笑,“霓裳年龄还小,涉世不深,还是小孩子脾气,任性,琉璃姐不要为他生气。”

    “霓裳的确年龄还小,涉世不深,不过也正是如此也给了某人机会不是?”梦琉璃自然是对萧懿航不怎么待见的。

    萧懿航似是没有听懂梦琉璃的意思一般,笑道:“琉璃姐,这次我是专程来谢谢你的相救,若不是琉璃姐以莫大神通为我们轰开生路,怕是航早死多时,今日正是前来答谢。”

    “我救你并不是为了答谢,而是为了霓裳,只要你以后对霓裳好些,就算是对我的答谢了,而且···有的事情不要做得太过,别当别人都是瞎子。”

    萧懿航的生活作风问题自然是被梦琉璃查知,但却是不好向梦倪裳说,只能以此敲打萧懿航。

    “琉璃姐的教导航记下了,我会对霓裳好的,因为他是我的妻子,但是琉璃姐的救命之恩也是不得不答谢。”萧懿航说着用眼睛示意梦倪裳。

    梦倪裳拉着梦琉璃的手道:“姐,别这样,你这样的话航也不会开心,他不开心,妹妹又怎么会开心?更何况航也是真心的前来答谢,姐,你何必这样冷冰冰的?”

    萧懿航也趁机道:“琉璃姐,无论你对航有何看法,航都会一颗真心对待霓裳,同时救命之恩更是不能不报答,而且我听霓裳说过琉璃姐最好清茶,正巧手中有一些这才给琉璃姐送来。”

    梦琉璃还没有答话,梦倪裳却是抢着道:“是呢,是呢,我姐姐最好清茶,快给姐姐冲泡一壶。”

    萧懿航顿时大喜,一旁的水烧的正好,萧懿航小心翼翼的将清茶放在茶壶之内,然后缓缓的倒入热水,顿时一种淡雅的清香从茶壶之中缓缓飘出。

    这茶果真是好茶,即使梦琉璃喝过很多的好茶,但是却没有哪一种比得上这次的茶香,尚未饮用,只是用水一泡,清新茶香已经沁人心脾。

    “茶的确是好茶,不过我希望你言行合一,要是我知道你对不住霓裳,也休怪我无礼。”梦琉璃言语冰冷,但是语气已经缓和。

    “琉璃姐放心,我会的,霓裳是我唯一的妻子,是我最爱的女人,这点不会改变。”

    萧懿航说着眼神瞟向梦倪裳,又看了看茶杯、茶壶,那意思已经很明确。

    梦倪裳端起茶壶给梦琉璃满了一杯,递到眼前。

    萧懿航将下了药的茶递到了梦琉璃眼前,一旁又有梦倪裳不知情的情况下配合,梦琉璃是否将药茶喝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