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航欲要将下了药的茶给梦琉璃服用,“琉璃姐放心,我会的,霓裳是我唯一的妻子,是我最爱的女人,这点不会改变。”

    萧懿航说着眼神瞟向梦倪裳,又看了看茶杯、茶壶,那意思已经很明确。

    梦倪裳端起茶壶给梦琉璃满了一杯,递到眼前。

    淡淡清香扑鼻,让人不由心情大好。

    轻轻摇晃茶杯,几片茶叶在水中翩翩起舞,几分淡淡的清香萦绕在周围,此时此刻一切都显得如此柔和与温馨。

    梦琉璃接过茶水,吹了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上浮现陶醉之色,果真是好茶。

    轻轻抿了一口,顿时茶香溢满口中,让人回味无穷,只是这茶中怎么有一种淡淡的奇怪味道,不似茶的味道。

    梦琉璃看了看茶水清澈,原本就不疑有他,或许这就是茶叶不纯的原因吧,有着一股淡淡的怪味,不过这种怪味道却是并不影响茶叶的芳甘。

    看着梦琉璃几次轻轻的抿茶,很快一杯已尽,不由心中大喜,又亲自给她满上一杯。

    “霓裳,我们不要打扰琉璃姐休息了,我们去那边说话。”萧懿航说着眉目传情,梦倪裳知道萧懿航的意思,这要是没有外人也就罢了,这还当着姐姐的面,脸上不由发烧,不过心中却是开心自己,让梦倪裳犹如云中行、雾中飘,不知怎么的就随着萧懿航而去。

    萧懿航揽着梦倪裳而去,在将梦琉璃的房门紧紧关闭的那一刻见梦琉璃又亲自满上一杯茶,端在鼻端闻了闻,脸上露出了陶醉之色,然后慢慢的抿了一口,细细体味。

    萧懿航嘴角之上浮现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心中暗道:“梦琉璃,任你再是多么寒冷的冰山,今夜也要融化,这杯茶会让你彻夜难眠,从此将你带入一个火热的世界。”

    莫林脸色惨白,端坐着床上,一边的墨绿给他换好了药,然后缓缓退出。

    墨绿已经是莫林的妻子,他受伤回来,自然都是墨绿照料着他,但是墨绿却是知道这个时候莫林并不需要自己,因为黄晴晴和李云燕都在。

    黄晴晴和李云燕脸上的担忧之色甚浓,看着痛苦不堪的莫林一筹莫展。

    半晌莫林才道:“好狠的萧云,竟是废去我的右臂,这个一身武功也算是废了,今日我已是废人一个了。”

    “夫君,你也不要担心,只要你的伤势好转,武功会慢慢练回来的。我听说过一种反手剑法,若是左手握剑,更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任是谁也不清楚剑势走向,其势更强,前不久的盲陀云成龙即是反手运剑,可谓是大杀四方,要是相公你练就左手反式剑法,相信报仇雪恨指日可待。”李云燕道。

    “云燕,你手中可有这种武学?”莫林道。

    “暂时没有,不过我却是知道断魂山一定有,或许另一个地方也可能有,那就是百花谷。百花谷乃是百花道一脉相传,当今魔教六道唯有百花一道仅存,相信魔教六道之中的武学经典都会出现在百花谷内,所以我们有必要一行百花谷。”李云燕笃定道。

    “萧云可恨至极,此仇不报誓不为人。”莫林咬牙切齿的道。

    “此仇必报!”黄晴晴也是恨恨,“云燕师姐,凭你的武功当是不惧那萧云,为何不出手杀了他?”

    李云燕冷冷一笑,“杀他,不过是一瞬之间的事情,他死了又感觉不到痛苦,我查之他有一个爱侣名曰飘渺月影南宫心怡,我若是将这个女人杀死,定然让他痛不欲生,我就要让他好好品尝一下失去爱人的滋味,至于萧云的性命,就留给林亲自来取。”

    莫林点了点头,“正是如此。”

    李云燕身体微微一颤,对身边的黄晴晴道:“晴晴师妹,我要为林疗伤,你且先行离去。”

    “我···”黄晴晴一脸的幽怨,但是摄于李云燕的武功和大师姐的地位却是不得已不从。

    黄晴晴离开之后,李云燕却是一头扎进了莫林的怀中。

    “谁说天山仙子不食人间烟火,只是未尝香髓滋味。”李云燕脸色绯红,似是自嘲一句,竟是忘记了莫林右臂之痛而莫林却是左手拦住她的腰。

    鼎炉是用来做什么的?莫林越发的知道自己的武功不济,对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学越发的看中了,不仅如此借助鼎炉之力还可以快速的恢复伤势,这是莫林暗中催动阴阳合欢气让李云燕欲潮澎湃难以自抑的原因。

    在莫林和李云燕颠鸾倒凤的同时萧懿航和梦倪裳也在激烈交战。

    梦倪裳的闺房与梦琉璃的闺房相隔,本来梦琉璃是为了保护梦倪裳,只要她那边有任何的异动她都会察觉的道,但是现在却是将两人大战的声音清晰入耳。

    梦琉璃感觉身体越来越热,听着隔壁的动静,心跳犹如鹿撞,脑海中竟是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隔壁房间中的情景来。

    极尽温柔的爱抚之音,粗重的喘息和娇柔的嘤咛犹如海浪一般传入她的耳中,浮现在脑海之内,渐渐的竟是感觉那女主角应该是自己。

    隔壁声音已止,脚步声远去,在隔壁中也传来微弱而均匀的呼吸之声,很显然梦倪裳已经熟睡。

    可是在梦琉璃的心中却是久久难以平静,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睡,睁开眼就是萧懿航那英俊的身姿,闭上眼睛却是两人缠绵的情景,竟是整晚做着春·梦,不知不觉间竟是鸡鸣天亮。

    梦琉璃晃了晃头,感觉脑海之中多了点东西,那是在自己十三岁的时候是个情窦初开的年纪,那时候自己遇到了一个人,一个让人一看就着迷的人,那人就是萧懿航。

    两人携手花海,在花园之中奔跑,扑蝶嬉戏,最后两人累急,席地而坐,却是你看我,我看你,心中鹿撞不已。

    那年自己十四岁,两人泛舟平湖,湖水缓缓,小船荡荡,两人相依而坐,手握手,肩靠肩,互相倾诉着各自的爱慕。

    那年自己十五岁,两人追逐打闹,却是一下子摔倒,两人摔在一起,嘴对嘴,两人先是尴尬而后互相对视,呼吸越来越是粗重,最后两人激吻一处。

    那年自己十六岁,那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两人屋中四目相对,他将她的衣衫缓缓褪去,后者害羞的闭上了眼睛,两人赤·裸相对,他把她推到在了床上,压在了身下,两人再无间隙。

    从那之后两人恩恩爱爱,直到如今。

    梦琉璃皱眉不已,这记忆怎么这么真实?怎么这么清晰,是自己的过去还是昨夜春·梦所扰?

    回想起自己的过去,自己却是没有这段经历,可是这段记忆怎么会如此清晰?

    服下了药茶的梦琉璃,暗中又遭幻魔音洗脑,她的命运将会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