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女强行“请”萧云梅园一行,竟是摆下四相剑阵。

    萧云一剑拨开四剑,身形如钻,旋转飞出,不料四女却是不舍,竟是运剑如网,顿时又将萧云罩住。

    四女长剑齐出,竟是步调一致,一剑出似是四剑同运,刹那间萧云身遭都是剑影。

    萧云弯腰矮身,身体突然间矮了半截,四剑刺空,在萧云头顶之上四剑交汇,竟是四剑剑尖相抵。

    四剑同出,竟是四把剑尖相抵,别说是在激烈的打斗之中,就是缓缓推进想要四剑剑尖相抵,也是艰难,这一下就可以看出运剑的四女配合上是多么的默契,同时也彰显四女剑意不俗。

    四剑同时下刺,萧云双腿错步、弓背弯腰,手中剑反撩之上,四剑剑尖刺到了软剑之上。

    软剑一弯,复又绷直,将四剑弹出,同时飞快的四击,与四剑相击一下,将四剑弹开。

    萧云身子刚刚站直,四剑合击又到,竟是犹如穿花,互相交换位置,同时四剑向着萧云划过。

    萧云的软剑本就不适合与剑相交,但是深陷四女剑网之中却是不得已以剑相击,已是吃了大亏,当下玄解之力附上软剑,顿时软剑之上阴阳光华流转。

    萧云深陷网中,只身挡四剑,四女穿花往来,剑来剑往,自始至终都是四剑同出,四剑同回,让萧云一时难以应付。

    萧懿影的春秋四剑使的四剑连环,取四季变化,剑势相连,连绵不绝,威力无比,四季剑法精妙无比,但却也不是无法可破,只要寻到剑法衔接之点,将连环剑势破去,四季剑阵可破,但是四季剑阵的连环衔接点也不是轻易可破,否则四季剑使也不会依仗四季剑阵杨威。

    四季剑阵可破,但是眼前这四女的剑阵却是难以破去,四剑如同一剑出,破去一剑,其余三剑就会将自己刺穿。

    萧云提剑运气,剑势挥动之间澎湃剑气回荡,竟是要以力破阵。

    “千山映雪!”

    千山之势澎湃而出,同时漫天雪花飘荡、席卷,一招出千山映雪白,天地间已是白茫茫一片,雪花翻卷之中,强悍剑势硬撼四女剑阵。

    “千山映雪”乃是萧云功体融合南宫心怡绝技“三峨霁雪”所成,招出“三峨”剑势化作千山之影,四向急旋,竟是将“三峨”一面剑势化作四方剑势。

    强招出,四女顿时身形一震,顿时被震开,同时萧云剑势再起。

    “掠影击!”

    掠影击也是与南宫心怡融合之招,一剑出,犹如月光划过,又像是从月亮之中射出一道光辉,缥缈无痕,无形无迹。

    飘渺月影,月影缥缈,一剑出雪花搅动,席卷眼前一女。

    先破一女,四相剑势不存,已露破绽,在将三女剑势逐一破去,这就是萧云的用意。

    眼前一女身形急速后退,同时剑光挥动间,竟是剑影重重,剑招似曾相识,剑意却是大不相同,竟似是丰小依的千重影杀。

    千重影杀横冲直撞,千道剑影有一种横扫一切誓不回头的剑意,而眼前这一女的剑招与千重影杀相似,但是剑意却是截然不同,剑出万千剑影重重叠叠,却是并没有横扫一切的势头,只是护在身前让萧云近身不得,与此同时身后四女三方杀入,让萧云一招又是无功。

    四女并不施展强招,毕竟强招威势巨大,一下子就会将剑阵打断,但是四女联手,却是比强招还有强悍。

    萧云又陷四女剑阵之中,身边剑光缭绕,竟是脱不开身来。

    四女剑招如出一辙,如果让四女步伐不一致,是不是可破四相剑阵?

    萧云顿时有了注意,先前的“千山映雪”实在是唐突,四向攻击,竟也是撼不破四女剑势,毕竟四女也不是柔弱之辈,同时四女同时被击退,这四相剑阵并未受到任何影响。

    “三峨霁雪!”

    南宫心怡的绝招,萧云施展出来毫不晦涩,两人交·合渡气毫不隐瞒双方的武学和武学心得,这一招的精髓所在萧云是清清楚楚。

    人带剑势,剑发山威,漫天飞雪急旋又被“三峨”剑势催开,这一招出剑势虽然没有南宫心怡的霸气冷肃,失了大山压迫之势,但是这一招也是威力不小。

    不是萧云不清楚“三峨霁雪”的精髓,而是南宫心怡的绝招最适合她,萧云施展出了并不适合,萧云的内力浑厚也不弱于南宫心怡,奈何两人剑意不同,南宫心怡性情单纯,心如天地广,施展出来的一剑也是通天彻地之意,剑未出,大山之势演绎的淋漓尽致,剑出,犹如大山迎面砸来,这是神髓所在,学是学不来的。

    萧云施展出“三峨霁雪”,形似神不对,失了那种盛气凌人之势,大山般的压迫感也是荡然无存,但是“三峨”之势只是稍减,剑出依旧是如山一般的剑势撞来。

    眼前那女明显不敢与萧云的“三峨”剑势相对,同时这一招的攻击范围也是奇大,想要躲开也是不易。

    眼前那女被破施展轻功跳开,与此同时萧云身上三处却也是遭了剑伤。

    萧云清楚,施展出“三峨霁雪”面对其中一女,另外三女定然趁虚而入,这也是萧云开始的时候施展“千山映雪”将四女同时迫开而不施展“三峨霁雪”的原因。

    以身体受伤的代价换取破去四相剑阵,这就是血仙蝶传给萧云的战法,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利益,若是不舍的这点利益,最终的结局很可能是被对方杀死或者战败。

    萧云身形前冲,这三剑伤的并不重,同时身后三女面色就是一变,因为她们知道她们失手了,伤了萧云那是绝对不允许的,这是自己小姐的夫婿,是姑爷来着。

    萧云自然不清楚三女的心思,只是觉得三女剑势一顿,随后迅速的摆脱三女纠缠,这次受伤远比自己想象的还有轻,仅仅是一点点的皮外伤,甚至连伤药都省了。

    萧云一举冲破四相剑势,就欲离开,不料狂霸剑势席卷,万剑流光所至,正是先前那一女所出强招。

    四女联手不出强招,一者是担心四相剑势破坏,再者也是担心互相伤害对方,如今阵势被破,身后三女离得还远,先前那女硬接了萧云一招,竟是被打出了真火来。

    四女再次联手能否将萧云“请”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