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峨葬剑山,万剑林立,山下一处剑芦孤立,剑芦之中一人在座,一人却是跪坐在她的脚边,头却是靠在了她的双膝之上。

    上座之人正是剑灵山的主人,剑主玉剑天骄夏柳儿,而靠在她身边的人就是她的掌上明珠乖乖女伊儿大小姐。

    夏柳儿轻抚着女儿的柔发青丝,脸上露出迷人的笑容。

    “娘,女儿这次会不会成功啊?毕竟这样子骗他,要是让他得知真相会很生气的。”伊儿撒娇道。

    “你怕他生气?他怕是早就生气了。哎,你也是,多好的机会你都浪费了,否则娘也不会这么费心费力,看看你爹,多么有傲骨,你娘还不是轻而易举的将他拿下,你再看看你,怎么就没继承为娘一点的风采?”夏柳儿叹气道。

    “那怎么办啊?事已至此,我也恨,只是一切挽救都来不及了,难道让我屠光梅剑山庄那些叛徒不成?”伊儿嘟着嘴道。

    “那倒不是,不过这萧云娘并不看好,他太花心了,果然是萧百荣的孽种,和他爹一个德行,到处的拈花惹草,处处留下风流债。”

    “娘,无论她怎么样,我就是喜欢。”伊儿嘟起了嘴撒娇道。

    “他哪里好?你看他堂堂男儿之身,却是阴里阴气,要不是我也验看过那南宫心怡的身子已非处子,我还怀疑他本就是太监呢,如此男子又哪里吸引了我的乖乖女的青睐?”夏柳儿不解的道。

    “他哪里好?他好的地方很多,比如风流潇洒、一表人才、丰神俊朗、器宇轩昂、英明神武、有情有义,敢爱敢恨,高瞻远瞩、忍辱负重、.坦白、直率、天真、果断、勇敢、顽强、浪漫、潇洒、洒脱、认真、勤劳、善良、英明····”

    “好了,还有吗?平日里你不是这样的,怎么和小冉一样,好的一点不学,坏的却是一学一大堆。”

    伊儿吐了吐舌头,将头靠在了夏柳儿的膝上,伊儿大小姐就是梅花剑圣丰小依。

    “我给他机会,也尽力说服他,不过我要给他一个实验,她若是心中有你,我自会将我的心肝宝贝许给他,他若是心里没你,那就别怪娘了。”夏柳儿说着眼中射出历芒。

    “娘,不要···”

    “一定要,我不会让我的女儿后悔。”夏柳儿下定了决心道。

    “那···娘,你打算怎么做?”丰小依问道。

    “你不是她的妻子吗?她拒绝你的理由太牵强,既然说是只要一个妻子,给不了其他的女人过多的哎,那么好,先前有梦倪裳也就算了,现在是张馨菲,可是这南宫心怡又是怎么回事?言不由衷,娘今日就此逼婚,他若是一心拒绝,就说明心中有你,他若是答应下来,那就是心里没你,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女人他都娶,而不娶你,留他何用?”

    “这····”丰小依也是无话可说,只能心中暗自祈祷,同时也做好了准备,万一萧云出事,自己就不能不出手解救,但是那是自己的亲娘,自己难道会为了一个男人而和自己的母亲闹翻不成?

    南疆,南疆,神秘莫测的所在,世人都知南疆荒芜,却是不知南疆之内有着一处百花园。

    百花谷在三十年前横空出世,魔教六道之中的百花道脱离魔教,从而引起了六道大战,萧百荣横空出世,统领武林群雄横扫六道,致使兴盛了数百年的魔教一夕崩塌。

    而百花道却是一分为二,一者带人前往南疆莽荒,寻了一处山谷,就有了现在的百花谷。

    百花谷内建一方势力,为百花宫,百花宫拜蛇为图腾,被称之为“神龙”,百花宫中只收女弟子,凡是男子,就算是三尺童子,亦不得入宫门半步。擅入者,杀无赦!

    百花宫一直和本地土著关系融洽,也给当地土著带去了很多中原的技术和文化,长久之后,百花宫已经成为当地土著的圣教,百花宫在当地土著的地位更是崇高无比,而当地土著也有几处大势力,建城立寨,最大的一处城寨就是江湖版图最南方的南麟城。

    百花谷外云雾升腾,迷迷蒙蒙,雾似是终年不开,将山谷彻底遮掩,而山谷之内却是百花盛开。

    百花宫所处之地甚为隐秘,在百花谷的深处,没有外人指点,即使闯入百花谷也难以寻得百花宫踪迹所在。

    百花宫中一女中年年纪,一席白衫半卧床榻,看起来悠闲至极,只是这人的脸上、手上凡是露出皮肤的地方都现出一种很不寻常的血红之色,同时其上还有密密麻麻的点点紫黑色的暗斑。

    在这女子身前不远处一个金属笼子,笼中一直紫色小兽状如老鼠,只是拖着一条硕大的尾巴,此时这紫色小鼠正翻着肚皮呼呼大睡,而那毛茸茸的尾巴卷曲着挡住了一对小黑豆眼。

    半晌一个“清”字辈的侍女上前,向那女子一拜,“启禀圣姑,四大长老使回来了。”

    那中年年纪的女子一怔,顿时坐直了身子,“可是带什么人回来?”

    “不曾,不过好像四长老使受伤了。”那“清”字辈的侍女小心翼翼的道。

    “知道了,你去吧,把四大长老使唤来。”

    那中年年纪的女人,被称作为圣姑的人正是天道正教的掌教夫人白小蝶。

    “拜见圣姑!”四长老使正是在丰荫城外与萧懿影交过手的四长老,花怜红、花怜碧、花怜杏和花怜雪。

    “你们四个回来了?怎么没把萧懿影抓回来?”白小蝶的脸色不甚好看。

    “启禀圣姑,那萧懿影已得圣女真传,一身百花武学通天彻地,尤其是她的毒术和飞针绝技已是登峰造极,就是剑法也是出类拔萃,我等四人布阵竟是拿不下她。”说话的是花怜红。

    “怎么可能?数月之前在南麟城中我与他交过手,她的毒功是厉害,飞针绝技也算一流,百花剑法也算是有模有样,但是她的轻功、内功都是短板,凭借你们四人武功,又布下阵势居然对她无用?”白小蝶转动眼珠,银牙咬碎。

    白小蝶与萧懿影交过手,自然清楚萧懿影的武功,按照她的推测四人出手萧懿影只有任人宰割的份,难道这四人依旧是花弄玉那贱人的心腹,暗中与自己作对不成?

    白小蝶脸上已经显露出了怀疑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