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宫四长老使无功而返,白小蝶怀疑四人是不是暗中还在为南宫玉做事。

    “启禀圣姑,我等四人誓死追随圣姑,自然会为圣姑倾心竭力,但是那萧懿影的武功真的超乎我们的想象,尤其是内力,简直浑厚到难以置信,在我四人联手阵势之内竟是不见衰弱,反而越战越勇,也是我等四人年老体衰,最终不敌,败下阵来。”花怜杏道。

    “难道要我亲自出手不成?”白小蝶满脸怒意。

    “圣姑息怒,我们得到消息,禁宫即将开启,而那失踪的禁宫秘钥很可能就在百花宫内,我想那萧懿影一定会前来,到时候我们再行手段将其抓获就是。”花连碧道。

    “圣姑,当初圣女炼制三枚生生造化丹,我们四人都是在场,她本人并没有服用,这点可以确信,否则也不会中毒而亡,当是给了萧百荣一颗,还有一颗给了她的孩子,百花宫内应该还有一枚才对,我们为何要废近求远?而且以血解毒的效果远远比不得丹药解毒,圣姑我们····”

    “这点我当然清楚?但是南宫玉那小贱人太过狡猾,竟是临死前封印了百花香苑,竟是现在都不知道她的踪影了,要是能够打开百花香苑自然可以找到那枚生生造化丹,甚至禁宫秘钥,我占据百花谷这么久了竟是一点线索也找不到,真真气死人。”白小蝶说着狠狠的敲了一下桌面。

    “启禀圣姑,百花香苑到底存不存在还是一个问号,我们四人是看着上代南宫圣女长大的,她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眼中,从未听说过百花香苑,不知圣姑是从何得知这百花香苑的?”问话的是花怜杏。

    “上代南宫圣女?她不过是一个小贱人罢了,你们还如此称呼她是不是他对她忠心不减啊?”白小蝶脸色极其好看。

    “圣姑息怒,圣姑息怒,即使南宫··小贱人对我们不薄,但是她已死二十年了,她的时代早已过去,而做为圣姑使者才是智者所为,我们四人自然不会对圣姑怀有异心。”花怜杏连忙解释。

    在四长老使中花怜杏先前就有暗疾,这次受伤又是最终,说着几句话来却是有些气喘吁吁。

    “好了,我相信你们的忠心,百花香苑确实存在,这点毋庸置疑,你们一直的跟着南宫小贱人,难道就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处?”

    四长老使你看我,我看你的,想来想去却也是想不到哪里有异常。

    “圣姑,不知圣女何在?有些东西当是在圣女的传承之中才有,或许问及圣女会有些线索。”花怜雪道。

    “不要提她了,真是丢尽了我的脸。对了,你们帮我看管好花弄鱼偷偷带进山谷之中的两个男人,百花宫禁止男人进入,她做为圣女却是率先破坏这个规矩,真是该杀。”白小蝶恨铁不成钢。

    “圣姑,要不要让我们动手····”花怜红说着比划了一个“杀”的手势。

    “没必要,那两个人留着还有用,只要让她们男扮女装的出现在人前就没事了,这件事也要隐瞒住,同时我会让她搜索任何可疑之地。”白小蝶一双凤目却是释放着鹰一样的光芒。

    “启禀圣姑,当初南宫圣···小贱人生产之时有一个产婆接生,可是整个百花宫内却是无人知晓她是在何地生产的,当时我们四人竭力寻找也是不能,怕是当初圣···小贱人就是在神秘的百花香苑之内生产的。”花怜杏想了想道。

    “还有这种辛密?那产婆可还在?”白小蝶似是抓到了什么一般,眉头挑了挑似是兴奋。

    “在,不过···却是疯了。”

    “疯了?怎么会疯?”白小蝶眼珠转动,她已经猜想到了一定是有人给这个产婆做了什么手脚,致使她疯掉。

    “那个产婆是在那小贱人死后的数天突然就疯了,整个人疯言疯语的,竟也是不在识人。”花怜碧道。

    “那个产婆其实乃是南宫小贱人的奶妈,她是从小把那小贱人养大的,两个人的关系自然亲密,所以那她知道百花香苑的所在大有可能。说起她是如何疯掉的,却是让人奇怪,只是在那小贱人即将临盆之际她却是失踪了,而后不久那产婆就怀抱着一个女婴出现,说这就是那小贱人的孩子,这个孩子就是下一代的圣女传人。”花怜红道。

    “随便的抱来一个孩子就说是圣女?可笑至极,你们当初怎么会这么轻易就会相信?”白小蝶不解的道。

    “其实我们也不相信,只是却是有着确凿的证据说明这孩子就是圣女所生,我们也无奈只得同意下来。”花怜碧道。

    “有什么证据?”白小蝶又问道。

    “启禀圣姑,一者是那孩子与那小贱人样貌极其相似,说是母子没有人会怀疑,最主要的是她的左胸之上有一块胎记,是一个花形的胎记,胎记这东西圣姑也是知道,非是血缘关系不会遗传,而我们也是服侍那小贱人很久了,知道那小贱人身上同样的位置也有这么一个胎记。”

    “胎记?”白小蝶确实不用怀疑了,非是血亲关系是不会出现同样的胎记的,这已经可以确信这个孩子就是南宫玉的孩子。

    “我一直怀疑你们的忠诚,我不是早就让你们杀了这个孩子了吗?而且你们还信口旦旦的说事情已经办妥,可是这萧懿影是怎么回事?”白小蝶怒视着四长老使。

    “这····”

    这也是四人迷惑不解之处,明明是花怜杏亲自出手打死了那个孩子,这点毋庸置疑,更有花怜红将尸体带走封存起来。

    “这正是我们的不解之处?孩子是杏长老使亲自动手杀的,而那尸体却是一直封存着,当是不会假,正是因为由此怪事那个产婆才一直的留着,即使她疯了,我们也一直的养着她,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破解其中关窍。”花怜红解释道。

    “尸体被你们封存了?那尸体可还在?”白小蝶道。

    “尸体还在,被封印在了寒潭之内,相信数百年内都不会腐朽。”花怜雪道。

    “那好,把小孩的尸体给我带来,同时还有那个疯婆子,我要挖出当年的秘密。”白小蝶脸上露出了一丝欣喜之色。

    四长老使缓缓退去,直到远离百花殿四人才你看我,我看你,最终发出一声长叹。

    “二十余年的旧案终于又翻出来了?不知道这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花怜红道。

    二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致使南宫玉身边的贴身人也是无从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