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蝶让四长老使取来小圣女的尸体同时把那疯产婆带过来。(书=-屋*0小-}说-+网)

    四长老使缓缓退去,直到远离百花殿四人才发出一声长叹。

    “二十余年的旧案终于又翻出来了?不知道这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花怜红道。

    “南宫圣女待我们不薄,虽然她已死,现在化做圣姑和新圣女当家,但是无论如何我听着圣姑一口一个小贱人的称呼前圣女,心中难受无比。”花怜雪道。

    “住口!你懂什么?当年南宫圣女姐妹与圣姑之间的矛盾你也不是不知道,而我们作为南宫圣女的贴身之人,现在的情况下能活一命已经是很不错了,识时务者为俊杰,南宫圣女的时代早已结束,还是好好的伺候好这位性情乖戾的圣姑吧,否则我们将不得好死。”花怜红冷冷的道。

    其余三长老使也是无奈,只能违心的一口一句“小贱人”称呼上代的圣女花弄玉。

    尸体被放在了百花谷寒潭之内,这寒潭乃是无意之中发现的,其中水寒,而花谷之中温暖,这整日的散发着寒气的寒潭冒出层层白雾,将周围都渲染的氤氲一片。

    方圆寒潭池,三千弱水寒深,鹅毛浮不起,芦花淀底沉。

    不知深几许的寒潭面积不大,寒潭之中,铁索横江,其上道道铁链下垂,花怜杏和花怜雪结伴而来,来到寒潭之外。

    “当初是我将继任圣女打死,已是犯下不世罪恶,即使是死也难有面目再见南宫圣女了,只能保存此尸,以慰心灵,不料今日却是又要惊动小圣女的安宁,罪过。罪过。”花怜杏咳嗽连连,身体越发虚弱。

    “也不是你的错,她不死,我们皆亡更是保不得小圣女的性命,而且我们四人之中谁都不愿承担这个罪恶,是你挺身而出才解去我们的殒命之厄,这份罪恶花怜雪替你一并承担,这小圣女的尸体保存下来目的是为了萧家后人前来得以让她安葬入祖坟,不料还是难逃毁尸之厄。”花怜雪也是心中不忍。

    “我们能不能想办法保留下小圣女的尸体?”花怜杏道。

    “怕是不能了,你也知道圣姑所中剧毒乃是赤练闪灵蛇的毒,此毒无解,唯有南宫圣女生前所练制的三颗生生造化丹可解,现在这生生造化丹不知所踪,最有可能的就是南宫圣女给她的女儿服用,不但解除百毒,更是增强体质,增加武功内力,乃是难得的宝物。圣姑之所以要这小圣女的尸体,并非是为了检验小圣女真伪,而是要这解药才是目的,毕竟要是没有这解药,圣姑的日子并不多了。”花怜雪想到小圣女的尸体即将损毁,不由得心痛。

    “哎,事已至此,又有什么办法?悔不该当初就直接将小圣女的尸体沉入寒潭之底的好。”花怜杏也是感慨万千。

    “干活吧,事已至此,感慨也是无用,现在的百花宫、百花谷已经不是我们的天下了,还有时刻警惕那伪圣女花弄鱼,我从她的身上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就是她身边的那两个男扮女装的人也是武林中一等一的高手,非是你我可敌之人,现在的你我不过是苟延残喘过活罢了。”

    两人说着缓缓的缴动铁链,将其中一条下垂的铁链提起,铁链之下是一具冰冷冷的冰棺,冰棺之中一个娇小的身体赫然现世。

    萧云的心很乱,乱的犹如麻,搅成一团,自己惹下的桃花劫一波紧接着一波,没想到又惹到了一个不该惹的人。

    见一下这剑灵山之主也是应该,至少也要向他谢罪,当下跟着快风剑孙锋一同前往葬剑山。

    葬剑山巍峨耸立,萧云刚一跨入葬剑山顿时心潮澎湃,葬剑山上似是沉睡着万千的剑魂,只是在萧云一踏入葬剑山的一刻骤然间醒了过来,万千剑魂似是万朝来拜一般的向着萧云涌来。

    萧云顿感一阵窒息的气息,强大的剑意纷扰,似是置身于万剑汪洋之中。

    萧云正要催动万剑至尊剑意安抚下暴走的剑魂,不料一股温柔的剑意像是涟漪一般的荡漾而来,就像是母亲温柔的轻抚,又像是爱人低低的呢喃,让人如沐春风,只是萧云却是浑身一颤,从这柔和的剑意之中却是感觉到了一股凌厉至极的杀气。

    柔与刚紧密的结合,在极度温柔的掩盖下却是凌厉的杀机,这种剑意已非常人所能及,可见这释放剑意的人剑道武学一定是登峰造极。

    涟漪般的剑意荡漾,顿时万剑臣服,万般剑魂骤然散去,整个葬剑山又安静了下来。

    这剑意···

    萧云感觉到了一种极其熟悉的感觉。

    孙锋丝毫不绝异常,只是感觉萧云的脚步骤停,还以为他是事到临头打起了退堂鼓,不由得安慰道:“萧公子放心,我们大小姐脾性不好,但是我们剑主却是一个温和、体贴的人,即使你对她大声吼叫,她也不会气恼,所以此行并无危险。”

    “没有危险吗?”萧云苦笑,他知道自己这一行却是危险无比。

    剑灵山的一处山谷内,阁楼林立,阁楼之中所居住的都是前来剑灵山参加论剑会的剑剑者。

    在其中一座阁楼之内,屋中却是坐着两个女子。

    其中一人坐在屋中的桌子前,桌子上摆放着一把油纸伞,伞面五彩光华流转不定,似是有一道五彩活物在其中游弋不止。

    那女子玉手纤细,肤白如脂,正趴在桌上摆弄着这把奇特的伞,尤其是胸前一对饱满竟是搁在了桌面之上,看起来却是身体不堪重负,要以桌面相托了。

    她的玉手翻动间,终是发现伞兵之上两个凸起,按按了也没有什么效果,思索半晌挠了挠头,露出思索之色,之后又向那凸起之处输送了一些内力,顿时那两个凸起似是活动了一点,同时淡淡的寒气从伞柄之内释放出来,那女子脸上露出欣喜之色,似是发现了秘密所在,加大了内力的输出,奈何却依旧是没有半点起色。

    “方法不对哩,不过该是这样没错,那开始的时候为什么有反应,现在却是一点反应也没有了呢?”女子不解其惑。

    女子手中的伞是被夏柳儿拿走的属于萧懿影的伞,那女子当是萧懿影不假,她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