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子,在屋中把玩着一把奇特的伞,虽然发现其中奥秘,但却是打不开这伞,寻不到这伞中的秘密。

    “方法不对哩,不过该是这样没错,那开始的时候为什么有反应,现在却是一点反应也没有了呢?”女子不解其惑。

    “姐姐修炼的是幽冥武学,那么这东西是不是需要幽冥内力才可以启动?不会这么邪吧,这东西是死的,还能辨别内力属性?”原来这女子正是萧懿影,而她手中的正是血仙蝶遗失的那把伞,也就是夏柳儿口中的那件东西。

    “试试看!”萧懿影想到此处,却是掌中运气,顿时百花内力转成幽冥内力输入到了伞柄那两个凸起之处。

    “蹭蹭”两声轻响,那两个凸起骤然缩入伞柄之内,同时伞柄处却是弹出两把剑柄。

    是的,仅仅是剑柄,两柄剑柄。

    只是这两柄剑柄弹出的刹那两股凌厉的剑气席卷而出,同时无形剑罡将桌面割裂,萧懿影一对硕大的饱满正搁在桌子上,人也半趴着,一下子桌面被割裂,整个人直接就趴在了地面之上,狼狈不堪。

    在床上斜斜的靠坐着一个人,背后背剑,腰间丝绦松开,那是绑系酒葫芦的丝绦,丝绦松开酒葫芦却是被抓在了手中。

    南宫心怡靠床而坐,清纯的面容之上了却是露出了淡淡的忧愁,目光呆滞似是看着眼前景物,很明显她的眼中没有什么色彩。

    突然间她的嘴角浮现出了一丝微笑,嘴角弯弯,露出两个可爱小酒窝,同时脸色也变得通红,露出娇羞面容,整个人看起来水灵灵的,美艳不可方物。

    “咔嚓”一声响,萧懿影趴到了地上,南宫心怡却是一惊,手一抖酒葫芦里面的酒水洒了出来,却是酒水碧绿,犹如流动的翠玉,正是萧云给她的酒。酒名“飘渺月影”。

    “怎么了师妹?”南宫心怡一动身子,跳下床来,将萧懿影扶起。

    “哎呀呀呀,摔死我了,摔死我不要紧,倒是把我的胸给压瘪了,这可是我最以傲人的可爱,就这么被压瘪了····”

    南宫心怡一看萧懿影没事,也就放下心来,白了她一眼,复又斜靠在床上,喝了一口酒,不由得又回想起在萧云那神秘空间之中发生的种种,不由自主的身体发热、脸上发烧,娇羞的模样娇艳欲滴,同时嘴角也不由自主的浮现起满足幸福的笑容。

    萧懿影像是一个好奇宝宝,发现了伞中秘密的的兴奋劲已经转化到了对南宫心怡的奇怪表情之上了,她看着南宫心怡又入神,拎着伞和弹出的两段剑柄凑到了南宫心怡的面前。

    四目相对,一个双目无神,看着前方却是看不到眼前之人,一个却是不断的眨巴着大眼睛好奇的盯着眼前失神的人,偶尔还挥了挥手。

    萧懿影将两段剑柄安装到了伞内,对南宫心怡更是好奇起来,大眼睛眨呀眨的,就像是夜空晴空下的星空。

    不可思议!

    萧懿影挠了挠头,最终实在是忍耐不下去了,小声拉长声音道:“师···姐···想···什么···呢?是···不···是···再···想····庄···主?”

    南宫心怡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却是浑然不觉,直到萧懿影哈哈哈的大笑起来,才将南宫心怡惊醒。

    “你干嘛?”南宫心怡的美梦被打扰自然是心中不乐。

    “我想知道你在干嘛?你知道吗,我在你眼前已经一盏茶的时间了,你瞪着一双大牛眼竟是看不见我,这也就罢了,你还嘴角带着笑,眼角眉梢带着羞,看你那眼神,就像是回忆美好的事情一样,我在想是什么事情能让你这么入迷?”萧懿影瞪着大眼睛看着南宫心怡。

    “我···要你管,我是师姐还是你是师姐?怎么这么没大没小的,你说你好好的不按计划行事,你跑这里来干嘛?你知不知道他要是发现你也失踪了会有多么着急?”南宫心怡气哼哼的道。

    “他?他是谁啊,还会为我担心?这个世界上除了岚姐姐、柔妹妹就是师姐还关心小影了,谁还关心我?哦,还有小菡姐,师姐,你口中的‘他’是谁啊?”萧懿影早已把伞放在一旁,此时双手托着腮,看着南宫心怡。

    “他···我···明知故问,小菡姐是谁啊?”

    南宫心怡尴尬无比,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连忙转移了话题,同时为了掩饰自己慌乱的心情,连忙举起酒葫芦猛灌,。

    “小菡姐啊,是我的一位小姐姐啊,哎呀,不谈她了,到时候我介绍你们认识。咦?师姐,不对啊!”萧懿影又发现了新大陆,并且说着向南宫心怡的右手抓去。

    “干嘛?”南宫心怡心中慌乱无比。

    “不干嘛,我看看你的手。”萧懿影说着已经抓住了南宫心怡的手。

    “看我手干嘛?”南宫心怡也是不解。

    “不对啊,师姐,你看你手腕上的红点怎么没有了?”萧懿影眨巴着大眼睛看向南宫心怡。

    “啊···”那是什么红点,那是守宫砂,只有处女才有,女子破去身子,守宫砂自动脱落,南宫心怡早已发现自己的守宫砂脱落,平日间也是掩饰的很好,但是今日慌乱却被萧懿影抓个正着。

    “有什么?掉色了啊。”南宫心怡脸色难看至极,竟是不敢看萧懿影,头埋得低低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师姐,你是不是破身了?也就是和男人那个····那个那个那个了?”萧懿影贱贱的问道。

    “啊,我···没有、”南宫心怡说着咬了咬唇。

    “撒谎了,师姐你从不撒谎,你是多么单纯的人啊,从不会掩饰自己,你一说谎就紧张,就会咬嘴唇,你看,你看,你看,看看看看看看啊···你又咬嘴唇了。”萧懿影发现了新大陆。

    “师姐····你怎么这样,怎么能把他吃了呢,哎呀,哎呀,一个假单纯,一个装柔媚,就是可怜我,还孤单影只。”

    “谁装单纯了?”南宫心怡不满起来。

    “哼!”萧懿影只是哼了一声,醋意浓浓。

    半晌萧懿影才慢慢的靠近恨不得入地的南宫心怡,“师···姐····”

    “干嘛?你烦不烦?”南宫心怡假装生气。

    “师姐,你真的和庄主那个那个那个那个啦?能不能传授师妹一些床上的功夫,还有,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萧懿影像是一个渴求知识的孩子。

    萧懿影直接了当有很贱贱的问话,南宫心怡又将如何回应?答还是不答,萧懿影会不会就这么直接的放弃自己的好奇?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