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影发现了南宫心怡手腕上的守宫砂不见,更重直接的戳穿了她的谎言。

    “师姐,你真的和庄主那个那个那个那个啦?能不能传授师妹一些床上的功夫,还有,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萧懿影像是一个渴求知识的孩子。

    “嗯。”南宫心怡低若蚊声,恨不得找块豆腐撞死。

    “师姐,你和庄主那个那个那个那个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啊?是不是很舒服,像是···腾云驾雾?浑身酥麻?”

    “啊···你怎么问这个问题,多害羞。”南宫心怡再次举着酒葫芦遮羞。

    “呵,做那事的时候都不害羞,我问问怎么了?书上是那么说的,我只是好奇而已,真有书上说的那么····销·魂·欲·死?”

    “我···不和你讲了,我困了。”南宫心怡说着将酒葫芦挂在腰间,和衣躺在床上,一翻身不理萧懿影。

    萧懿影哪里肯放过南宫心怡,这可是活着的教科书啊,看了许久的粉色书籍终于见到真实的了,大有一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

    南宫心怡不理她,萧懿影始终不放弃。

    “师姐,我发现这把伞的秘密喽,你猜这把伞里面藏着什么?是两个剑柄,剑柄哦,剑柄,只是这剑柄很奇怪呢,有着锐利的剑气还有看不见的剑罡,这剑罡虽然比不过我以前的神剑相思绕,不过却也是不弱,可见这把剑的剑柄不简单呢,你想不想看看?师姐,师姐,师姐,不要装死猪了好不好?师姐·····”

    “你到底想要干嘛?”最终南宫心怡不满的瞪着萧懿影。

    萧懿影“呵呵”笑了笑,“师姐,你看我的伞中的秘密都告诉你了,你也告诉我吧,我们交换。”

    “交换什么?”南宫心怡一翻身又头朝内,不理萧懿影,现在她简直是羞的要死。

    “师姐你是爱剑之人,你看我手中的这两把剑多么奇妙,看不到的啊,要是有这两把神兵利器在手,师姐你说你的武功是不是事半功倍?师姐,师姐,你回过头来看看嘛?”

    萧懿影说着取过那把伞,向伞柄之中输入幽冥内力,顿时将两把看不见的剑抽出。

    森寒的剑气犹如脱缰野马席卷而至,将南宫心怡的衣服都吹拂的一动,若不是萧懿影有意的控制剑罡这一下怕是会把南宫心怡的衣服划破甚至伤及肌肤。

    出于对剑的敏感,南宫心怡心中一震,她敏锐的感觉到了身后两把剑的不凡,在她的脑海之中竟是出现了剑的影子。

    剑者对剑有着别样的感情,虽然未见到剑,却已是感觉到了剑灵的欢呼雀跃,她的心中痒痒,也知道萧懿影这次不是故意骗她。

    南宫心怡转过身来,却是看的萧懿影双手之内分别抓着一把剑柄,正在缓缓舞动,无形剑罡将她的脸映照的模糊一片。

    “咦?你看地上的影子?”南宫心怡提醒道。

    借助了床头的灯光在地面上却是隐约的显现出两把剑的影子,剑影朦胧犹如烟雾,只是乍一看去剑影朦胧犹在,片刻之后却如云雾消散。

    南宫心怡心中大奇,萧懿影也是一头雾水,竟是不知手中是什么剑。

    “给我看看。”南宫心怡向萧懿影摊了摊手。

    “不给昵,交换懂不懂,知不知道什么是交换?交换呢,就是我把这两把绝世宝剑给师姐,师姐呢,给我讲讲那个那个那个那个····”萧懿影又是贱贱笑。

    “玩你的剑吧。”南宫心怡气的不行。

    “好了,师姐,我的好师姐,不给讲就算了,我又不是没从书上看到过,剑给你了。”

    “不要了!”南宫心怡假装生气。

    “给你了,给你了,给你了,别耍小孩子脾气了好不好,你都多大了,跟你比我才是小孩子不是,还要我哄你啊,哎,变成了女人,果然脾气都变了。”萧懿影扁了扁嘴。

    “谁是女人,谁的脾气变了?”南宫心怡一说话顿时后悔,恨不得扇自己两个嘴巴,又上当了。

    “师姐,别耍小孩子脾气了好不好啊,剑给你了。当初那老女人说这伞中藏有大秘密,要是遇到什么难事就去向她请教,我们去找她问问这两把剑是怎么回事呗。”萧懿影道。

    南宫心怡说着将两柄剑递给南宫心怡,后者小心翼翼的接过,仔细的看了半晌,也没什么端倪。

    南宫心怡右手挺剑缓缓向墙刺去,缓缓推进,感觉手中剑已经刺到了墙壁,手上微微用力,剑已经刺入墙壁之内,就像是刺穿一块豆腐。

    “剑长三尺四寸,剑宽二指一寸,剑重二斤四两,好剑!”

    南宫心怡右手撤剑,左手缓缓向着墙壁推进,这次却是与先前那次相同,不过只是推进距离不同罢了。

    “剑长二尺七寸,剑宽一指九寸,剑重三斤六两,这把剑当也是不错,不过我用来却是稍显轻了些。”

    “这就被你试出来了,师姐厉害。不过短剑却重,这说不通啊?”萧懿影歪着头道。

    “说不通就对了,这两把剑的材质一定不同,先放好,我们去见见你说的那老女人,再者我们也要向这里的主人告辞,云怕是等的着急了。”南宫心怡道。

    “好吧。”

    萧懿影把两把无形之剑重新收入到了伞中,姐妹穿戴整齐出了门,找到一个剑灵山的侍者,说明来由,在这侍者的带领下向葬剑山而去。

    葬剑山中,快风剑孙锋引着萧云前来,“萧公子再此等候,待我向剑主通报一声。”

    快风剑孙锋向萧云施了一礼,随后进入剑芦之内。

    “启禀剑主,萧公子到了。”

    “嗯,请进来吧。”剑芦之内无人,却是在屏风之后传来一个冰冷冷的声音。

    快风剑孙锋顿时一惊,他已经听出这不是剑主的声音,而是大小姐的声音,大小姐居然在剑芦之内,那么剑主到底在不在呢。

    快风剑孙锋一颗心狂跳不已,煞星怎么到了此地,自己还是先走为妙。

    “萧公子,请···请进!”孙锋说话都有些颤抖了。

    “怎么了?”萧云皱眉道。

    “没····没事,剑主···请公子进去。”快风剑孙锋说着却是疾步走开。

    萧云看着孙锋的背影不由得皱眉,“怎么回事?看他的样子似是遭受到了惊吓,让她恐慌不已,这里面难道有什么可怕的东西不成?”

    萧云看着那剑芦,仿佛剑芦之内隐藏着巨凶魔物一般。

    萧云到底进入不进入剑芦之内,在剑芦之中他又将遇到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