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看着那剑芦,仿佛剑芦之内隐藏着巨凶魔物一般。

    “既来之则安之,见过剑主告辞离去,倒也不算失礼,若是对方对自己不利,逃跑还是有很大的机会的。”萧云想了想终于下定决心。

    萧云摸了摸剑柄,又摸了摸镖馕,内藏数十枚柳叶金镖,更有八枚灵蛇锥防身。

    萧云总算是安了心,一切准备妥当,迈步向剑芦而去。

    “前辈,晚辈萧云来访。”萧云在剑芦之外遥遥一拜。

    “进来吧!”话音落,一股剑气席卷,顿时将剑芦大门打开。

    萧云迈步走入剑芦之内,却是发现剑芦之中摆设简单无比,一张桌子、一把椅子,桌上摆着茶杯、茶壶,除此之外就是剑,到处都摆着剑,各种各样。

    剑芦之内却是无人,只见一道屏风而立,屏风之上刻画着不少的持剑人形,却是摆着各种姿势,竟是一副剑谱。

    剑谱之上的剑招精妙无比,萧云却是见所未见,往往剑出偏锋,从想象不到的地方刺出。

    这绝对是绝世剑谱,没想到就这样堂而皇之的摆设在剑芦之内,更是不怕人盗取。

    萧云虽然很想一观这绝世剑谱,但却是深深的知道这是属于别人的秘密,自己不便窥视,只是大略的看了几眼之后就将目光移开。

    “前辈,晚辈萧云来访。”萧云向四周一抱拳,施了一礼。

    “你不看看这屏风之上所留剑谱?”话语是在萧云身后传来,却是吓了萧云一跳。

    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单凭声音却是听不出她的年纪大小,只是觉得她的声音很好听,清脆悦耳,同时内中蕴含一种如沐春风的暖意。

    但是这并不是萧云吃惊的原因,他吃惊是因为这声音就在身后发出,而且紧贴着他所发,而且在这人没有发出声音之前他却是一点都没有发觉。

    能够走进他如此的距离却是毫无察觉,若是这样的人突然间发动袭击,那么完全可以做到杀人于无形。

    萧云豁然转身,却是大吃一惊,因为身后无人。

    “我在你面前,你转身看什么?”这个声音又是从身后传出。

    萧云更是惊骇,这个人的轻功该有多高,刚才明明在自己身后,就在自己一转身的机会她又转到了自己的身后,而这一切的一切萧云竟是毫无察觉。

    萧云没有再次贸然转身,他知道若是对方有意不让自己看到的话,自己是看不到的。

    “你怎么不转身看看我?”

    “前辈要是不想让晚辈一瞻仙容的话,晚辈是万万也见不到的,所以····”

    “你不是对自己的轻功很自信吗?你的烟云三折施展的更是炉火纯青,怎么现在连这点自信都没有了?”这声音在萧云身后有些讥讽。

    萧云握了握手,手上青筋鼓起,但是最终还是缓缓的将手松开,“前辈说笑了,小子何德何能,在前辈面前班门弄斧,却是贻笑大方了。”

    “转过身来吧。”身后言语冷冷。

    萧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知道刚才自己动怒一定是被这剑灵山之主查知了,否则也不会有一种身遭斧钺之感。

    萧云现在只感到身在万剑海洋,有一种万剑攒身之痛。

    仅仅是一道剑意,就让自己有如此感受,若是她真心留难自己,自己能否逃过她的手段?

    萧云转身,却是看的一个身穿彩衣的女子,只是女子头戴面纱,竟是不见真容,不过看起身材却是一个美人无疑。

    “萧少侠初到我剑灵山,我剑灵山也是待你不薄,并未把少侠当做一般的剑者,而是把少侠接到了剑灵山后山,可见对少侠也算礼遇,却不料少侠千不该万不该却是到了梅园之内。到梅园也就罢了,千不该万不该的窥视我女洗浴,又与她动手,岂不知一个姑娘家的名节全毁在了你的手中?”剑灵山之主剑眉一挑,现出怒意。

    “小子无礼,正是前来解释这个误会的。”萧云诚意道。

    “误会?闯入梅园是误会吗?窥视我女沐浴是误会吗?与我乖乖女动手,她的清白被你的眼睛玷辱可是误会吗?抑或是说你什么也没有看到,你的手抓到了什么?”女子又是剑眉挑了挑。

    “这真是误会,误闯梅园,乃是无意而为,更是无意间的看到了小姐沐浴,不过我真的什么也没有看到,倒是小姐竟是···跑了出来为难在下。”

    “那就是说是我的乖乖女玷辱了你的眼睛了?”剑灵山之主一拍桌案。

    “那倒不是,我只是说这全是误会,小子并无意冒犯,此次前来也是给剑主道歉的。”

    “道歉就免了,剑灵山有个规矩,那就是男子不得入梅园,若是误入若被我女看中,当是留在山中作为我女夫婿,若是不从轻者挖眼、割舌,重者为我女练剑做靶,你很幸运,被我女看中,难道你还不从?”

    “这····”

    “怎么为难你了?还是说我女配不上你?哼,别说剑灵山上,就是当今武林之中我女美艳说是第二,无人敢称第一,若是论起武功来,年轻一代之中更无敌手,要说势力,有整个剑灵山支持,难道这还配不上你?”

    “剑主说笑了,是小子配不上大小姐,小子一介武夫,一无所有,除了这身臭皮囊,何德何能能入了大小姐法眼?小子自知配不上大小姐,更是不敢耽误大小姐的终身大事,所以小子此来是来解释这个误会的,同时小子也想向剑主告辞。”萧云说着向那剑主拱了拱手。

    “你知道你这是什么吗?拒绝了剑灵山的好意,而且剑灵山大小姐被人退了婚,这要是传出去我女还有何脸面活在世上?你这简直是在打我剑灵山的脸面,而且我早已说过,摆在你眼前的有两个选择,一者是从了我们的意,再者就是接受惩罚。”剑灵山之主顿时震怒。

    “剑主为难晚辈了,晚辈真的配不上大小姐,更是晚辈已经有了红颜知己,见谅。”萧云说着拱了拱手,同时全身都戒备起来。

    这剑主已经说了,两个选择,现在萧云明显是选择了后者,那么就是要接受惩罚,但是萧云并不想接受惩罚,他在戒备着这剑灵山之主发难。

    剑灵山之主会不会发难留难萧云,萧云又将如何应付她的逼婚,在剑灵山中萧云又将遇到何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