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玉炼制出了三枚生生造化丹,两枚被南宫玉的两个孩子服用,一枚下落不明,现在白小蝶要寻找的就是那第三枚解药还有就是抓捕萧懿影。

    萧懿影服用了生生造化丹,她的血中、肉中至死都有药性,所以她的血也是解毒圣药,只要抓住了萧懿影以她的血肉为解药,也是等于服用了生生造化丹。

    白小蝶很后悔没有早早的弄清楚这一切,否则她不会来百花谷寻找那失踪的一枚生生造化丹,而是留在天道城抓捕萧懿影,当她到百花宫之后她才知道这一切,但是太晚了,她的身体已经不允许长途跋涉了,即使坐轿也经受不住那种长时间的颠簸,现在她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对剧毒的压制之上,她只能派出四长老使抓捕萧懿影了,生生造化丹寻不到,在之后萧懿影抓捕失败,她心中若死,而眼前又出现了转机,原来南宫玉的一个女儿的尸体居然完好的保存在了百花宫中。

    花弄鱼在白小蝶身旁,看着冰棺中的尸体,其中那幼小的尸体栩栩如生,只是在她的面孔之上怎么的不见痛苦之色?

    “圣姑,这尸体···”

    “打破冰棺!”白小蝶激动的道。

    “是···”

    花弄鱼围着冰棺转了三圈,选择了一个方位,顿时提起运功,顿时在她身边现出百花绽放光影,同时全身衣衫飘舞秀发飞扬,整个人身上劲气疯狂涌动。

    花弄鱼一掌缓缓推出,按在了冰棺之上,同时身上的劲气将整个冰棺覆盖。

    打开冰棺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工作,冰棺之内已经结冰,说是冰棺,其实整个人都被冰所覆盖,就是一个大冰疙瘩。

    要将冰棺打碎简单,但是要将冰层打碎而不破坏其中的尸体,那就不是一见容易的事情了,即使花弄鱼也要小心应对。

    花弄鱼的内劲将冰棺全部覆盖,浑厚的劲气缓缓的渗透进入冰层之内,随着内力的渗透冰层之中渐渐的浮现出各种奇花盛开之状。

    随着时间的推移,花弄鱼的内劲不断的渗入到冰层之中,冰层之内的花形却是越来越多,最后竟似是万朵鲜花被厚厚的冰层封住一般。

    花弄鱼一声娇喝,用力一拍,顿时厚厚的冰层骤然炸裂,“哗啦”一声碎裂的冰块洒满地,最终那娇小的尸体穿越了二十年的光阴展现在人前。

    “圣姑!”花弄鱼缓缓收功,将幼小的尸身抱到白小蝶的眼前。

    白小蝶看着那幼小的尸身,仔细的端详了半晌,最终才满意的笑了笑。

    像,实在是太像了,眼前这孩子虽然年纪还小,但却是与她的母亲极其相似,要说这不是南宫玉的孩子,打死她也不信。

    “刺啦”一声,撕开尸体上的衣服,果然左胸之上有一块红色胎记,形状如花。

    白小蝶什么抚摸了一下那胎记,确认并非伪作,终于确认这就是南宫玉的女儿。

    白小蝶没有看到过南宫玉身上的胎记,但是她却是对这胎记记忆犹新。

    萧百荣号称锦圣,不仅仅是人生的英俊潇洒,而且琴、棋、书、画、武艺造诣更是样样精通,曾经萧百荣曾经画了一幅画,是一个单手撑头,仰卧在床上的女子,那画上仰卧的女子绝美无双,正是南宫玉。

    而让白小蝶记忆有心的正是南宫玉香肩已露,半露**,而画像之中的南宫玉左胸之上正有那么一个花形印记。

    想起那时候萧百荣抚摸着那画上的花形印记,愣愣出神的神情来,当时却是不由得心中好笑,那萧百荣居然像是一个痴呆人一般。

    可笑当时自己还为此吃醋,曾经在自己的左胸之上纹画上如此模样的花形,原本以为这是南宫玉点缀上去的,直到今日才知道这原来是胎记,白小蝶长叹一声。

    一模一样的胎记,极其相似的面容,这已经可以确认这就是南宫玉的孩子。

    “那疯产婆先带到你那里,你先确认她是不是真的疯了,看有没有办法让她恢复神智。”白小蝶吩咐道。

    花弄鱼点了点头,将怀中的尸体放在了桌案之上,这才离去。

    白小蝶心中激动无比,解药就要到手了,被毒药折腾了这许久的日子,终于迎来了曙光。

    人人都说吃了唐僧肉可以长生不老,但是又有谁真的吃过唐僧肉,但是在白小蝶眼中这孩子的尸体比唐僧肉还有珍贵。

    孩子尸身被冰封二十余载,全身血液早已凝固干涸,但是皮肉尚且鲜嫩,白小蝶抓住小孩的胳膊,俯身咬了下去。

    梦琉璃很愤怒,愤怒的欲要爆炸,怒气冲冲的前来寻萧懿航。

    “萧懿航出来受死!”梦琉璃话语落,手中碎星宝剑出鞘,顿时澎湃无比的亮白色劲气就像是烈日阳光一般的亲泄而出。

    “轰隆”一声巨响,整座房屋都被强烈的劲气冲击而散,而在屋中萧懿航和绿萝狼狈无比的逃了出来。

    两人衣衫凌乱至极,显然是慌乱之间胡乱的套在身上的,最搞笑的还是两人的上衣居然穿反了。

    萧懿航上身居然穿着一件绿色的衫子,再加上凌乱的衣衫,显得滑稽又可笑,就像是马戏团里面的小丑。

    “是琉璃姐,你···怎么到了这里?”萧懿航虽然吃惊,但却是很快就震惊下来。

    梦琉璃的出现的确是让萧懿航吃惊,按照他的猜测,此时的梦琉璃应该是沉浸在半梦半醒之中,脑海中不断上演着激·情大戏,而大戏的男女主角正是自己和她两人,所以梦琉璃的出现让萧懿航吃惊不小。

    “你还有脸问我?你上次是答应了我什么?难道你就是这样对霓裳的吗?”梦琉璃脸色阴沉的吓人。

    “琉璃姐,你听我讲,霓裳始终是我的妻子,这点我永远不会辜负她,而绿萝不过是我身边的丫头罢了,最多我会让她成妾,甚至她只是我的丫头。”

    “那你说的话还可信吗?”梦琉璃剑指萧懿航。

    “当然可信。航说的句句可信。大丈夫三妻四妾算得了什么?更何况我只是她暖床的一个丫头罢了,航与梦倪裳婚配也有数月,也有时常临幸与她,可是梦倪裳至今也未给航添下一儿半女,这让航怀疑到底是他的问题还是梦倪裳的问题,更何况正妻不养,则娶妾室,更何况我连妾室的名分都不要。”绿萝丝毫不在意梦琉璃的怒气。

    绿萝直言相对梦琉璃,后者又将如何处理萧懿航和梦倪裳的关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