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古代三妻四妾,只有妻才是明媒正娶,而所有的妾室其实比之伺候人的丫头的地位也并不高多少,他们的责任就是给老爷添加人口,也就是说妾室的唯一职责就是生孩子,是一种工具,生孩子的工具而已。

    现在作为“妻”的梦倪裳不见生养,而作为家主、老爷的萧懿航自然是要纳妾的,否则萧家的香火如何延续,这也是光明正大的理由。

    梦琉璃无话可说,这个理由很充分,也很光明正大,萧懿航并不是不对梦倪裳负责任,而是为了延续香火,相反这种举动更是说明了他对梦倪裳的在乎,因为他选择的是让妾室给他传后,而不是废妻。

    梦琉璃还能怎么说?她也确实无法可说。

    但是她的剑依旧是指着萧懿航。

    一包茶丢在了萧懿航的脚下,茶叶洒了一地,正是萧懿航送给梦琉璃的清茶。

    “给我一个解释。”梦琉璃阴冷冷的道。

    “解释?解释什么?”萧懿航说着将茶包捡起,闻了闻向梦琉璃晃了晃,“这不是我送给琉璃姐的清茶吗?这有什么好解释的?”

    “你还有脸和我讲?说,为什么在里面下毒?”梦琉璃气的脸色铁青。

    “下毒?怎么会?”萧懿航说着捏起一些茶叶放在口中轻轻咀嚼,似是品味其中是否有毒。

    “茶无异味,只有淡淡清香怡人,怎么会有毒?琉璃姐中毒了,要不要紧?”萧懿航关心的问道。

    “你···哼!”梦琉璃冷哼一声,回剑归鞘,却是转身就走。

    “记得你说过的话,不要让我知道你对不起霓裳,否则,你当知道后果。”人远去,声音也从远方传来。

    “怎么了,航?被识破了?哎,又失败了···”绿萝苦笑道。

    “不算失败,我知道昨天她是喝了,你看她的脸色,尤其是一双眼说明她昨夜一定是没有睡好,这说明什么?药性已经在她体内发作,这种药不是你想甩开就能甩开的,即使不在服药,但是药性已经催发出了她的原始本性,幻魔音更是深入他的脑海之中,她早晚逃不掉的。”

    “如此就好,眼下自由联盟动作频繁,而天道盟似乎要收缩势力,这岳蓝城已经不安全了,我们是不是赶快动身去南麟城?一旦事情有变,再想走却是难了。”绿萝提议道。

    “好,那赶快准备一番,时间宜早不宜迟,今日就发出,不给别人有发难的机会。”萧懿航当机立断。

    绿萝找到莫林,将出发南麟城的事情讲述一遭,莫林倒是没说什么,一边的玉手九针李云燕却是摇了摇头。

    “梅剑山庄的庄主萧云断林一臂,这个仇不能不报,而躲入南麟城以图东山再起的事情我不感兴趣,若是你们心意已决,我也不阻拦,我会留下来,一定击杀萧云身边的南宫心怡和白菲,已报林断臂之恨。”李云燕冷冷的道。

    绿萝冷冷一笑,“随你,不过我也要提醒李姑娘,那白菲也还罢了,我一根手指就能碾死她十个,但是那南宫心怡武艺高强,已得峨眉武学精髓,更是她身边时常跟着她的师妹萧懿影,这萧懿影武功高低不论,她的毒功可以说是通天彻地,更是她的针技无双,玉手九针名头虽强,但也怕是难敌她的针锋没见识过她的针锋的人才知道什么是针技。”

    “萧懿影的针技无双?我倒要看看是她的针锋厉害,还是我得九针更历,本想着要了南宫心怡和白菲的性命,算是摘去萧云的心肝,正好连带萧懿影我一并收了。”李云燕说完看了一眼莫林,随即飞身远去。

    “绿萝姐姐,你何必出此言语激她?”莫林右臂已无,只留衣袖空摆,说不出的落寞。

    “李云燕非是你能掌握之辈,别看她眼下对你痴情,只是她你没见过外人罢了,既入江湖早晚她会被世俗所染,等开了眼界,你不过是她的一个过客而已,她终会舍你而去,甚至会出手杀你,幻魔音对她无效,她不是黄晴晴,所以这个人不能留,更何况你已经得到了她的一切,她的武学、她的意境心得,还留着她干什么,难道你会缺女人嘛?记住,剑灵山的人杀了小雨,你的任务是学好武功为小雨报仇。”

    莫林左手狠狠一握,手上青筋暴跳,眼中露出了狠色,“绿萝姐姐说的没错,我不会给李云燕任何反噬的机会。”

    “这就对了,林,记住,只有自身强大了,才能够笑傲武林,依仗别人都不可靠。这段时间,我在江湖之中游历,却也是大有所获,趁着时间还早,我们以阴阳武学做一下武功心得的交流,以提高自身的武学修为。”

    莫林一愣,随即脸红,“我对绿萝姐姐只是心中仰慕,却从未想过···”

    “都是为了武学修为,不为其他,你的妻子现在是墨绿,不是我绿萝,走吧。抓紧时间提高武功最重要,同时姐姐也指导你一下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学,既然修习了这门武学,就要善加利用,不要拘泥于与你修炼的对象是谁,要是有必要即使是自己的父母、儿女都可以同修。”

    “阴阳武学?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学?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武功?能使人竟然不知廉耻道如此的境地,莫林、绿萝还有萧懿航,今日我终于知道你们的武功如此的突飞猛进都是赖于这阴阳武学,这门武功我一定要得到。”在绿萝和莫林两人走后,一团光球飘荡而出,竟是一道强大的意念之力。

    剑灵山,葬剑山,剑芦之内。

    气氛紧张到了极点,萧云握剑,冷目直视眼前的剑灵山之主。

    剑灵山之主面纱的纱巾飞扬,身上无形劲气鼓荡,整个人就似是一把出鞘的宝刃,凌厉的剑气迎面扑来,让萧云的身上、脸上都似是被剑锋划过一般的疼痛,同时却也从凌厉的剑气之中感受到了一种极其温柔的爱抚般的感受。

    这是一种怎样的剑意?

    剑气弥漫,瞬间就将萧云包围,似是万剑游离,只要她的意念一动,萧云就会被分尸。

    萧云大骇,这个时候别说拔剑了,就是手指要动上一动也不可能,对方的剑意竟是如此凌厉,将自己压得死死的,若是她想杀自己,这简直是太简单了。

    面对着剑灵山之主的剑意威压萧云该如何化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