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遭受到了剑灵山之主的剑意威压。(书屋 shu05.com)

    萧云大骇,这个时候别说拔剑了,就是手指要动上一动也不可能,对方的剑意竟是如此凌厉,将自己压得死死的,若是她想杀自己,这简直是太简单了。

    “不可能,对手不可能这么厉害,要是有这么武功高深的人,早已是神话,莫非这并不是她的气劲,而是其他?”萧云心思百转,终是不解其意。

    萧云闭目暗自催动万剑至尊的剑意,奈何自身的剑意都被对方压制,竟是连身和心都被压制。

    越是全身受到压制,萧云越是反抗,片刻之后头上、身上已经满布了汗水。

    身上的压力越来越大,万剑在身周流窜,渐渐的竟是刺入到了身体之上,竟是化作道道劲气轰入萧云的体内。

    萧云周身似是撕裂般的剧痛,但却是依旧咬着牙,一声也不吭,脸上的汗水滴滴答答的落下,清晰可闻。

    “我再问你一句,两个选择,你选择哪一个?”剑灵山之主冷冷的道。

    萧云不答,也不能答,他憋着一口气,只要一开口,这口气也就泄了,就再也抵挡不住剑灵山之主的剑压。

    “哼!”剑灵山之主冷哼一声,见萧云不答,剑压再次增加几分。

    “杀了你的那两个红颜,白菲还有南宫心怡,然后娶我女为妻,否则让你粉身碎骨。”

    骤然间萧云体内的丹田气海之内蛰伏着一股强大的力量受到了剑压的刺激,骤然间的反噬剑灵山之主。

    先前萧云的体内就有了这股强大的力量,这是从他腰间的相思绕之上转移过来的力量,用丰小依的话说这是传承。

    传承的力量沉寂在萧云的丹田气海之内,缓缓的释放着自身的力量,不断的增强着他本身的力量,之后在与南宫心怡交·合渡气之后这股力量彻底的释放了出来,融入了他的体内。

    原本萧云以为自己已经彻底的掌握了这股力量,今日却是骤然发现自己不过掌握了这力量的皮毛,要是调动这股力量却也是很艰难,只是缓缓的让他释放,然后吸收,增强自己的内力。

    现在这股力量在体内由沉寂被强大的剑压唤醒,顿时向剑压反噬而来,仅仅一瞬之间就将侵入萧云体内的真气尽数震散。

    与此同时这股力量反噬而出,顿时激荡四周,身周游荡的万剑被尽数震碎。

    萧云豁然转醒,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冷颤,同时大口的喘着粗气,由不可信的看着眼前的剑灵山之主。

    而此时剑灵山之主的脸上也露出了愕然之色,她全身一动不动,身周竟是不断的剧烈翻腾着亮白色的劲气,衣服猎猎而舞,这股强大的力量竟是将萧云的身形都推开。

    此时这剑灵山之主正是天人交战,她处在一处百花园中,却是百花似有灵性,枝枝蔓蔓的向着她卷来。

    剑气激荡,一道剑气直击,顿时将眼前的百花摧折,但是百花断了又生却是生生不息。

    “夏柳儿,你个不要脸的!”

    百花园中,一道靓丽身影翩然临世,似是蝴蝶飘舞花园之中,人如蝴蝶站在花端,直面剑灵山之主玉剑天骄夏柳儿。

    “还要不要脸,敢欺负我南宫玉的孩儿?”

    夏柳儿一惊,豁然间身子一震,百花园就像是云雾一般竟是被风吹散,整个人似是穿越空间,睁开眼时依旧在剑芦之内。

    夏柳儿以意境之力攻击了萧云,不料萧云身上竟是藏着一股强大的意境之力反噬了夏柳儿,反而在她的意境之中臭骂了她一痛。

    “萧云是那个人的儿子?这怎么可能?”夏柳儿一时之间竟是呆住了。

    “你个不要脸的老不死的,人丑还敢作怪,带个面纱怎么的,没脸见人了是不是啊,还不买块豆腐去撞死算了,活着就是浪费空气,就是埋了你也是浪费土地,放把火烧了算了,哼,一个老不死的不要脸的,生的女儿定然也是不要脸的,还妄想杀我师姐,瞎了你的狗眼了,你这么着急的嫁女儿,怎么,自家闺女丑的没人要了,就逼着别人娶她是不是啊,要是真的那么丑干脆撒泡尿淹死得了,要是还有几分姿色,干脆去青楼吧,管保可以日日做新娘,夜夜换新郎····”

    正在夏柳儿发呆之际,连绵不断的咒骂声就像是连珠炮一般的攻了过来,正是萧懿影和南宫心怡到了。

    夏柳儿一阵的恍惚,竟是不知刚才骂自己的是那个人还是眼前的萧懿影,因为两个人太像,太像,见到萧懿影不由得让夏柳儿想起二十几年前那个总是活泼可爱又是爱哭鼻子的女子。

    萧懿影叉着腰,点指着夏柳儿就是一个劲的狂喷,言语越说越是恶毒,越说越是跑题,竟是最后都说道星星、月亮,潮起潮落来了,直到萧懿影说的大脑缺氧,头昏眼花。

    夏柳儿堂堂剑道道主,如今的剑灵山之主,竟被一个晚辈指着鼻子骂。

    夏柳儿脸色通红,怒不可遏,刚刚在意境之中被人骂,没想到刚刚从意境之中退出了,竟是又遭人骂,这怎能容忍?

    夏柳儿正欲发怒,但是看到叉着腰挺着胸的萧懿影不由得长长吐出一口浊气。

    “你们好大胆,在我剑灵山也敢放肆?”夏柳儿怒目道。

    “有人请我来的,我本是不想来的,再者说了,剑灵山有什么好呢?什么也没看见,就看见一个不要脸的以大欺小。”萧懿影上前几步竟是瞪着一双大眼睛盯着夏柳儿。

    “你再骂一句,我就割了你的舌头,让你一辈子再也说不出话来。”夏柳儿说着劲气鼓荡,似是动怒。

    南宫心怡上前一步,挡在萧懿影身前,“前辈,我师妹无礼,晚辈再此谢罪了,我师姐妹打扰多日,今日前来辞行。”

    “辞行?你的伤好了吗?”夏柳儿冷笑道。

    “好不好的我们都要走,因为这里住着一个老没羞的,就会以大欺小,怎么?进山的时候就欺负我,现在还要欺负云,还有我师姐,哼,你说你是不是老没羞?”

    “滚,都给我滚,以后不要再让我看见你,你若不是他们的女儿,就凭你在我面前大呼小叫,你早就死了十次八次了。”

    “哎呀呀,我说怎么会对我这么好,原来是看在了我爹娘的面子了呢,那本姑娘还就不走了,就赖在这里了,我看你怎么办吧,想让我走呢,也不是不可能,要是没有什么神兵利刃的我可不走,要是没有个几万两银子,我也不走····”

    萧懿影想要讹诈夏柳儿,她能否得逞?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