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青衣人,不是别人正是神秘的剑圣丰钰枫。

    “你想的太多了吧?”夏柳儿笑道。

    “萧师弟死后一直有人想要找到他的尸体所在,更是关于他的宝藏的传说,恐怕更是有心者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丰钰枫叹了口气。

    “有心者吗?即使是无心者也都知道了,就比如我,连我都知道他是裂空道的道主,这有什么好隐瞒的?身具裂空武学,又与各大道主称兄道弟,更是直接的将百花道道主甚至还有大姨子都拐到了床上,你说他不是裂空道的道主还会是别人?”夏柳儿撇了撇嘴。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你知道她为何与各道道主密切往来?他的目标可不是为了那南宫玉和南宫倩姐妹,他可不是为了一个女人就舍弃大志的人。”青衣人摇了摇头。

    “不会吧?难道是为了我?那时候我和南宫姐妹可是针锋相对的争抢这花美男,没想到那萧百荣竟是睬也不睬我,独爱那对双胞胎,不会是暗恋我吧?却是施展的欲擒故纵之计,哎呀,这个萧百荣,还真是,喜欢人家就明说嘛,要是早像我表白了,我这颗好白菜也不会让猪给拱了。”夏柳儿害羞道。

    “咳咳咳····”丰钰枫人竟也是被噎得咳嗽连连,“我记得是某些人····”

    “还说····”夏柳儿抬手打了丰钰枫一下,就像是撒娇的小媳妇。

    “你说,她不是为了南宫姐妹那是为了什么?”夏柳儿郑重其事起来。

    “为了一个传说,一个可以葬送血煞魔尊的传说,一个可以肃清武林动乱之源的传说,更是找到六道之中的动乱阴谋者。”

    “阴阳道合·欢夫人和幽冥道的千幻妖姬总是怂恿六道打出阴风谷,更是多有派出人手秘密出谷,已经是人尽皆知的秘密了,难道不是她们两个人?”

    “当然不是,她们不过是马前卒,背后一定是有什么人指使,这个人暗中以血煞魔尊的名义鼓动两道道主,更是向其它几道渗透,难道你没有接触过这人?”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的确是有一个人自称是血煞神尊的转世之身,不过那人只接触过一次而已,因为那时候我正忙着和南宫姐妹争抢男人,没空理他,更是后来认识了你,这之后啊其他事情我都不放在心上了。”夏柳儿道。

    “我虽然不是六道道主之一,但却是与萧百荣相交一场,更是得蒙他相救才得以活命,后来一同与他被元松竹引荐拜入天机老人坐下,同时更是相识了元松竹和白小蝶,没想到的是萧师弟竟然是魔教六道的人,更是一道道主,更是没想到她还有更深一层的身份。”丰钰枫道。

    “什么身份?”夏柳儿问道。

    “他才是当代的血煞魔尊,他得到了血煞传承,更是他知道了一些惊天的秘密,所以他想要将血煞魔尊毁灭。”丰钰枫郑重的说道。

    “他是血煞魔尊的传承者?”夏柳儿惊呆了,“这是他告诉你的,还是从哪里打听来的?”

    “是他告诉我的,而且还传我了几门武学,对了,我教你的化冥神功其实就是血煞武学之中的一种,难道你就一直没有怀疑这门武学的来历?”青衣人道。

    “难怪了,除了你,谁还知道他是血煞魔尊的传承者?”夏柳儿郑重的问道。

    “应该是没有谁了?南宫姐妹应该是知道的,除此之外就是···”

    青衣人和夏柳儿你看我,我看你,最终夫妻两人却是异口同声说出一个名字来,“元松竹!”

    元松竹是魔刀道的道主,刀术邪异诡变,而中原武林剿灭魔教六道的时候任是谁也不知道魔刀道的道主是谁,而元松竹的大名却是赫赫有名,乃是天道正教天机老人的大弟子,人称为刀圣,任谁也没想到他居然就是刀道道主,直到元浪出现,有心之人才从他的身上感到了刀道的气息。

    元松竹最有可能知道萧百荣是血煞神尊的传承者,他凭借着精湛的刀术得到了天机老人的认可,而后稳坐武林正派之列,随后有意的将萧百荣引入,只是任谁也想不到萧百荣却是拉着丰钰枫一起入门,随后更有白小蝶入门,四人稳坐天道正教,成为武林栋梁。

    随后天道正教一统武林正道,天道正教只有一个敌人那就是百邙山阴风谷内的魔教六道。

    正是元松竹的引路,趁着阴风谷人员外出的机会混入他们的队伍,最终跟着这些人再入阴风谷,从而搅动六道大乱。

    一切看起来水到渠成,自然而然,都是元松竹一手策划,更是最终的受益者,最终的结局是现在他是天道正教的掌教,是天道盟的大当家,而魔教六道已亡,萧百荣早已成灰,即使是丰钰枫和夏柳儿也是诈死埋名,百花道叛出六道成立百花宫却是落得姐妹成怨,老死不相往来,一个深入南疆身死,一个远走北方,在冰宫沉寂。

    丰钰枫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一直想要查出背后的黑手,这一刻夫妻同心相谈,却是将怀疑对象直指元松竹。

    同时结合当初元松竹的所作所为,以及种种巧合,种种迹象都表明这一切的背后黑手就是元松竹。

    “元松竹是不是也得到了部分的血煞传承?”夏柳儿问道。

    “或许不是得到血煞传承,是偷窃了血煞秘密,别忘记了血煞传承是一分为二的,那另一部分的传承者····”丰钰枫道。

    “是元松竹?”夏柳儿吃惊不小。

    “我只是猜想,猜想,猜想而已····”

    “切,老没正经。”夏柳儿扁扁嘴。

    “那什么才算正经?”丰钰枫无奈的摇了摇头。

    “正经啊,现在小伊下山了,小冉也不再山上,你说我么多孤单,是不是抓紧时间生个小三?”

    “你···老不正经,孩子都快而立了,你还有这种心情?”

    “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你不是总说我是母老虎吗?”

    “你能不能正经点,孩子都这么大了。”

    “我是着急,你说这些孩子们他们怎么这么不着急呢,总不能让我们这么孤孤单单的吧,他们不给我生孙子、外孙子,我就自己来。”

    丰钰枫一时无语。

    “被你带的跑题了,你不是说萧百荣的剑意被人强行吸收了吗?难道会是元松竹?”夏柳儿问道。

    “沉剑湖中留下的只是最纯粹的剑意,元松竹按理来说不会对这剑意感兴趣,同时他若是吸收了这剑意会与他的刀意相冲突,所以我不相信是他强行吸收了这股剑意。”丰钰枫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