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认为是谁吸收了萧百荣的剑意?”

    “在你的印象之中有什么武学能够强行吸收剑意还有剑意之中蕴含的强大力量?”剑圣丰钰枫问道。

    “一者是阴阳道武学,可以强行吸纳外来剑意,一者就是化冥劲气。但是萧百荣的剑意岂是儿戏,能够将其强行吸纳的人,他的内功需要强横到什么境界,再加上萧百荣的剑意,恐怕你我出手,也是困难重重。”夏柳儿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武林中果然高人辈出,看来我们是真的老了,不中用了。”丰钰枫感慨道。

    “中不中用今晚试上一试不就知道了,或许会发生奇迹。小伊出嫁、小冉娶妻,我们二老可就孤单了,而且你还不理我,是不是还在惦记着白小蝶?眼下还是再生一个小三,你们都走了我还有一个小三养活,生活真的是充满活力。”

    丰钰枫起身就走。

    剑灵山外,萧懿影叽叽喳喳的像是一只出了笼的鸟雀,正在向萧云介绍他发现的伞中的秘密。

    “我听说过武林中有两把很特别的宝剑,看不见,但却是真真实实存在,对着阳光看有着虚影,这两把剑一者承影,一者暗影,莫非你手中的就是这两把?”萧云道。

    “是呢,是呢,我早就知道是这两把,不过这把伞可是真好玩。”

    “你早知道这两把剑,为什么不告诉我?”南宫心怡有些恼火。

    “知道是知道,干嘛要告诉你啊,那你都和云那个那个那个啦,怎么不告诉我?”萧懿影说着伸手捋了捋额前的秀发。

    萧云尴尬的想要钻地缝,南宫心怡是又羞又怒,却是对萧懿影无可奈何。

    “师姐,我这把伞还有大秘密呢,我们交换啊?”萧懿影趴到南宫心怡的耳边小声道。

    “交换?交换什么?”

    “我这把伞还有大秘密啊,同时这两把剑我也给师姐,就交换····师姐,你给我讲讲那个那个那个那个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呗,我也想写一本书,找找素材。”

    “写你个大头鬼!”南宫心怡顿时又羞又怒。

    看着这对师姐妹打闹起来,萧云的尴尬终于化解,看着这对姐妹怎么也不像是二十几岁的人了,倒像是十五六岁的少女般的天真无邪。

    “师姐,你看这把伞好不好玩?不光是里面有剑呢,你看看,这把伞还能这样。”萧懿影说着竟是用力一拆,一把伞却是分成两半。

    “哎呀,你个败家的,怎么把它弄坏了?”南宫心怡大叫可惜。

    “没有呢,你看,这是两把大刀呢。”萧懿影说着竟是舞动起来,果真是两把大刀无疑。

    “还有还有!”

    两把大刀的刀柄一对,“咔嚓”一声,两把刀对接,同时刀头一左一右的一分,竟是一把巨型战镰。

    “好玩,好玩,真好玩!”萧懿影玩的不亦乐乎。

    “其实这把伞叫做千幻伞,乃是当年魔教六道幽冥道的镇教圣器,当初云雨山十大神兵现世,我就发现一个其中石盒,上面刻绘一把伞,上书千幻伞三字,只是想不到那把伞居然落在了那你的手中,真是天意弄人。”萧云摇头笑了笑道。

    “千幻伞?你怎么知道这把伞是千幻伞?”萧懿影和南宫心怡顿时来了兴趣。

    “是···剑灵山上一个叫做夏柳儿的看门人告诉我的,就是你刚刚被抓到剑灵山的时候,那个人出现,她的手中就拿着这把千幻伞。”

    “哎哎哎,什么是我被抓到,那是本姑娘为了打探敌情以身做饵深入虎穴,要不是我,我这笨笨笨笨的大笨蛋师姐还被困剑灵山呢,知不知道?”萧懿影叉着腰,鼓着腮帮子,噘着嘴,表示抗议。

    萧云无语,本来是这样的,但是你不是一进山就被人家擒获了吗,还被人缴了械,怎么说的这么慷慨大义呢?

    “你刚说谁?夏柳儿?”南宫心怡眉头一皱。

    “是,怎么,心怡知道这个人?”萧云纳闷道。

    “知道这个名字,但是却不知道这个人,因为我知道的那个叫夏柳儿的应该是死了,而且好像死了二十多年了,算起来也将近三十年了。”南宫心怡道。

    “是什么人?”萧云道。

    “不就是一个不要脸的家伙吗,不要脸道和我娘抢我爹,大败,我爹睬都不睬她,结果她就把目标放在我爹的师兄身上,结果人家还是对她睬都不睬的,最后却是施展出了卑鄙手段,与那人打赌,输了就要娶她,结果是使用诡计胜出,结果那人被破与她成婚,结果呢,洞房花烛夜那男人却是逃了,去会他的老情人,你说可怜不可怜,不过也是这夏柳儿的肚子争气,一夕云雨竟是身怀有孕,不过也是她心中气结,结果生孩子的时候难产就死了。”萧懿影像是讲一件很有趣的故事一样。

    “你们说的这个人是谁?”萧云不解的道。

    “她就是夏柳儿,当年魔教六道之中的诛仙剑道的道主玉剑天骄夏柳儿。”一个银铃一般的声音在萧云背后传出,说话的不是萧懿影也不是南宫心怡,而是第三人。

    来人白衣飘飘若仙,手中提着一把长剑,白色纱巾遮面,整个人玉雕一般玲珑剔透,正是剑灵山大小姐。

    “呦呵,是那个老没羞的女儿,那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娘,给咱送行来了。”萧懿影单手叉着腰,一手将千幻伞当拐杖撑在地上,满不在乎的道。

    南宫心怡却是皱了皱眉,悄然走到萧云身后。

    萧云看着这飘然若仙的女子,心中升腾起无限的惭愧之意。

    “我要跟你走,你是第一个看了我身子的男人,也是第一个与我有肌肤接触的男人,所以你就是我认定的男人,我是你的妻子。”

    “呀呀呀呀呀呀,你怎么这么不要脸,还要不要脸,是不是没人要,哦。看了你身子,碰了你的身子就要娶你啊,你小时候你爹没碰过你啊,没给你洗过澡啊,他是不是男人,你要是这么胡搅蛮缠恨嫁的话,怎么不去大街上却脱衣服跳艳舞,保管一大群男人围着你转,绕着你看,动手动脚的还不少,那时候你就不愁嫁了····”

    萧懿影就像是泼妇,骂起人来一点没有不好意思,污言秽语那是出口成脏,不知那杀人如吃饭、喝水一般的大小姐会有什么反应?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