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影的毒舌简直比她的毒还要恶毒,尤其是遇到和她抢男人的,本来她与萧云相识最早,两人也是最有感情,不过时到今日,却是距离婚姻越来越远,但又无可奈何,早已是气愤的不行,结果这里又来了一个加塞的。

    “师妹,不要说了。”南宫心怡拉了拉萧懿影。

    “师姐,你怎么了?你看起来脸色不好,看我一会骂死她,给你出气,这个不要脸的,整天的带着面纱,是不是没脸见人?”

    “好了小烦姑娘,他既然愿意跟着就跟着吧,正好我们去南疆也需要帮手不是?”萧云心中愧疚,虽然不愿意带着这大小姐,但也是无可奈何,还有一点就是她从这大小姐身上感觉到一股熟悉的味道,同时心中也有一种怀疑。

    丰小依是剑道传人,这点萧云已经知道,而夏柳儿是上一代的剑道道主,那么夏柳儿是不是丰小依的母亲?或者眼前这个夏柳儿根本就不是那个夏柳儿?两个人只是同名同姓而已,其实是两个人?

    “哼,饶了你了,不过想要嫁给云的姑娘多了,你啊,给我慢慢排队去吧,本姑娘还在后面排着呢,你呢,还是别妄想成别人的妻子了,当个小妾就不错了。”

    萧云无奈啊,困恼啊,怎么有这么大胆的姑娘,还真是直言不讳,一点都不带害羞的。

    “心怡,你是怎么到了剑灵山了,丰荫城外的埋伏打得怎么样?小依姐和小冉呢?”萧云很担心丰小依一点都不掩饰,并且向那大小姐宣示她已经有了红颜知己,他还牵起了南宫心怡的柔夷。

    明显的,萧云感觉到了那小姐的怒意和杀气,但是仅仅片刻之后这怒意和杀气就消失不见。

    她在意萧云,这点所有人都清楚。

    “我是被剑灵山之主救的性命,小依姑娘和小冉都没事,我在剑灵山听说梅剑山庄出事了,小依姑娘和小冉去处理梅剑山庄的事情了,你知道的小依姑娘对你痴情一片,梅剑山庄的事情与她无关,我相信等她肃清一切纠葛,梅剑山庄还是你的。”南宫心怡说着却用眼睛瞟了瞟那大小姐。

    “无所谓了,我知道小依姐对我的感情,也很感激她对我不离不弃,但是她太过邪性,有一股神秘莫测的感觉,让人接近的时候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更是她的心性不适合我,你就不一样了。”萧云说着却是捧起南宫心怡扥脸,拨开她的云发,“你能容忍他人,对待感情也是纯粹、直接,我被你感动了。”

    南宫心怡羞的要死,这可不是两人独处,身边还有那大小姐气的银牙咬得咯吱吱的响,更是一边还有一个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嘴巴的萧懿影。

    让别人看到都无所谓,要死被萧懿影知道了两人之间的事情,恐怕全世界都知道了,她会编纂成到处跟人宣讲,生怕外人不知道,此刻南宫心怡羞的要死。

    “当初我只是要利用你,没想到却被你的真情感动,这就是你的魅力所在。”

    “啊···你要利用我?”南宫心怡脸上发烧,心中却是甜蜜。

    萧云就把当初利用南宫心怡的事情讲述了一遭,只把一旁的萧懿影气的双眼暴突,就像是一个大癞蛤蟆。

    “好啊,好啊,原来你们是防备我,哼,不理你们呢,你们自己去南疆吧。”

    萧懿影作势要走,南宫心怡一把拉住,而在一边的大小姐此时却是沉默无言,也不知再想什么。

    “走吧,先前云雾城,菲儿还在等我们,顺便也让你为夫人诊治伤势。”萧云道。

    “嗯嗯嗯呃,柔妹妹还在等我呢。”

    一行四人向云雾城而去。

    “不知道大小姐如何称呼?”萧云问道。

    “叫我娘子就好了。”大小姐道。

    “呵,叫你没脸的吧,要不在怎么没脸见人,撕下面纱来看看,是不是半面书生,不过半面书生是左半边右半边的,你是不是上半边,下半边的?”

    萧懿影怎么看这大小姐都不顺眼,说话也是针锋相对。

    “随你怎么叫,名字不过是一个代号罢了,我记得二十年前有一个大人物,也算是轰动武林,不也是有个‘哭鼻子圣女’的雅号?”大小姐冷笑道。

    “你找死!”萧懿影大怒。

    “师妹,不要闹了。”南宫心怡劝解。

    “要不是她有一个好姐姐的话,百花道会选她为圣女?”

    “呵,你的年纪好像比我大不了几岁,你是不是觉得六道恩怨你都经历过,什么都懂?”萧懿影撇撇嘴。

    萧云却是一愣,看着那大小姐,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大小姐是六道之人后裔?”

    “算是吧,我的母亲是六道之人,我爹不是。”

    “哦,那你岂不是留着一半的魔血,半个魔女?”

    “你不也是?还说我。”

    “我····我····我也是半个魔女呢,我哪里像魔女,魔吗?哪里魔,看我这手嫩的都掐出水来,看我这腰细的盈盈一握,看我····”

    “好了,好了,师妹,就你这嘴已经很魔了。”

    萧懿影到哪里都不安生,一路上尽是她叽叽喳喳的声音,萧云此时却是新潮翻涌,这个大小姐会是小依姐吗?

    “到城里,打两把剑鞘,把这两把剑装起来,一把给师姐,一把····还是给我姐姐吧,她也要防身啊,哎呀,孙家的兵器很有名啊,趁机捞几把。”

    云雾城中张馨菲焦急等待,早过了约定时间,竟是不见萧云和南宫心怡等人身影。

    来回来的跺着步子,坐立难安,心情也是焦躁,同时感到一阵的恶心难受,不由得干呕起来,半晌才直起身子。

    张馨菲捶了捶后腰,随后轻轻的抚摸着尚无变化的小腹,脸上却是洋溢出了幸福的笑容。

    “姑娘,可是要上菜了,我们都准备好了,而且都热了九遍了,再不上菜的话,味道就全变了,我们店的招牌可算是毁了。”店伙计催促道。

    “这样啊,先上来吧,我等的人还没到,总不能砸了你们店的招牌不是?大不了在重新做一桌就是了。”张馨菲笑了笑,但是脸上的担忧更甚。

    酒菜摆上,张馨菲看着满桌的菜肴却是无法下咽,心中藏着对某人的深深担忧和思念。

    张馨菲没来由的又是一阵的恶心,干呕了半晌,随后缓和了起来,张馨菲轻轻的抚摸着小腹,总算是得到了些许的安慰,嘴角之上带着幸福的笑容。

    就在这时一阵阴风吹入,就似是寒冬骤然降临,张馨菲浑身一个哆嗦。

    倒不是气温低冻得张馨菲打颤,而是扑面而来的一股冷肃之气将全身笼罩。

    一个白衣女子,全身上下没有一丝的活气,就像是一个幽冥冤魂一般出现在了张馨菲的面前,整个人就像是刚从墓中挖出来的死尸,脸上无血,看来也是不常照太阳一样,她突兀的出现阴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张馨菲,杀气凛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