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馨菲焦急的等待萧云等人,不料一阵阴风骤然吹入。

    一个白衣女子,似是不食人间烟火一般,全身上下没有一丝的活气,就像是一个幽冥冤魂一般出现在了张馨菲的面前,整个人就像是刚从墓中挖出来的死尸,脸上无血,看来也是不常照太阳一样,她突兀的出现阴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张馨菲,杀气凛然。

    “你···你是谁?”张馨菲站起身子,不由的后退数步。

    那女子似是没有任何感情一般,“你是白菲?”

    “姑娘,你认错人了,我姓张,名馨菲,不是什么白菲,你认错人了?”张馨菲回答道。

    “哦,那你紧张什么?”那女子没有感情的道。

    “任是谁见到姑娘都会紧张。”张馨菲说着,勉强的笑了笑。

    “算了,是我找错人了。”那女子说着转身而去。

    张馨菲身上、脸上都不汗水湿透,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她实在没想到对方的气势竟是如此猛烈,竟是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好在对方已经走了,否则还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死在她的手上。

    张馨菲也是见惯了生死的人了,否则也不会有血魔女的称号,在那女子一出现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

    那女人手上没有多少人命,但是她身上的煞气却是极其强烈,尤其是面对着自己的,很明显这个女人就是想杀了自己。

    这个女人是谁,居然想要自己的性命!

    等了片刻之后张馨菲料想那女子已经远去,这才出了客栈,不远处遇到剑灵山寻街之人,将方才的事情讲述了一遭。

    剑灵山与沙通天交往密切,云雾城说是掌握在了梅剑山庄和沙通天的手中,实际上剑灵山的势力才是云雾城最强力量。

    剑灵山的前身乃是魔教六道之中的诛仙剑道,这种江湖隐秘没有人知道,正是如此剑灵山的力量绝对是不容小觑。

    云雾城规模不算宏达,由于常年的云雾遮掩,建这么一座城已经很不容易了,更何况这云雾城中人员也并不是很多,用不着那么大规模的城,直到云雨山崩,终年弥漫云雾山的浓雾才被吹散,终于露出他的真容,它才被人重视起来。

    规模不算大的云雾城,明里暗里出动了几百人搜寻那白衣女子的下落,却是一无所获,那白衣女子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孙剑画的伤势早已复原,但是她手中的销·魂丹已经不多了,更何况她身中销·魂丹之毒,要解去此厄,南疆百花谷一行势在必行,同时孙剑书也陪着她一起来到云雾城。

    两人一道云雾城就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虽然许多的暗探两人没有发现,但是那些明探却是都被两人看在眼中,顿时两人警觉了起来。

    “大哥,云雾城出事了,难道梅剑山庄沦落之后,云雾城也将起刀兵?”孙剑画突然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不像,剑画,你在古墓中久了,对于江湖上的事还是缺乏一定的经验、阅历,这根本不像是兵变的前奏,倒像是搜捕刺客,看来,云雾城中来高手了,需要出动这么多的人力搜索,看来萧云遇到麻烦了。”孙剑书看了看周围道。

    “丰荫城外一场大火,也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先前约定的地点怕是等不到人了,不如我们直接去山寨吧。”孙剑画提议。

    两人商议了一下点了点头,决定先去客栈看看,再去沙通天的山寨打听下情况,看看发生了何事。

    两人说话间前行,却是到了事先约定的客栈,两人抬头看了看客栈,寻思着要不要去看看。

    “哥哥,约定地点就在眼前了,去看看也是无妨,更是耽误不了多少时间的。”孙剑画提议。

    “这个时候还是小心为妙,我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所以我们去的时候最好不要直接去,从远处偷偷的看看就好了。”还是孙剑书的江湖阅历要深一层,至少比孙剑画多了几分小心。

    兄妹点了点头,可是孙剑画却是愣住了,因为在客栈的门前的柱子上有一个刻痕。

    刻痕是被人新刻画上去的,寥寥几笔,外人也是看不懂其中的内容,但是孙剑画看得懂,这居然是古墓标识。

    这里怎么会有古墓的标识?

    “怎么了,剑画?”孙剑书问道。

    孙剑画伸手抚摸着那刻痕,半晌才道:“这是古墓的标识,在古墓之中有着多种标识,而这种标识出现就以为着灭杀,说明这里面有着对方要灭杀的对象。在古墓之中,这些标识很少有人使用的,因为我们基本不出古墓,所以我很奇怪是谁在这里刻画下了这个标识。”

    “古墓的人?知道这个标识的的人应该不多吧?”孙剑书也是奇怪。

    “何止是不多,知道这个标识意义的有且只有三个而已,我、晴晴还有云燕师姐,可是云燕师姐还在古墓之中,而这标识又不是我的,那她是谁的?”

    “你是说这是黄晴晴刻下的?”孙剑书道。

    “不是的,这是一种暗号,是联络信号,是同门之间传递信息的标识,也就是说我刻画下这标识是为了给别人看,难道是晴晴刻画下这信号给我看吗?是要我去刺杀什么人?”孙剑画道。

    “那···进去看看?”

    孙剑画想了想,最终还是走进了客栈的大门。

    一路上打发了店小二,终于又找到了一个刻痕,按照刻痕上的指向寻找下去,最终指定一个房间,在那房间的房门之外清晰的一个刻痕,这个刻痕正表示目标位置。

    “就是这里了?这···不是我们约定的房间吗?”

    孙剑画提高了警惕,仔细的听了听,却是没人,当下一下把门推开。

    桌上的酒菜早已冰冷,却是不见人,也是不见打斗的痕迹,看起来一切都是这么的正常。

    “没什么奇怪的地方?或许是目标没在,我们走吧。”

    兄妹两人出了客栈直接向沙通天的山寨而去,到了山寨之外却是大吃一惊,实在没想到这山寨竟是如此宏伟。

    “这不像是土匪窝,即使是一宗大派也不过如此气魄。”两人感叹。

    只是在路边的石头上却有一个清晰刻痕,刻痕的方向竟然是指向了沙通天的山寨。

    古墓刻痕,指向了沙通天的山寨,山寨之中又将发生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