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剑画和孙剑书前往沙通天的山寨,却是在路上看到了属于古墓的刻痕。(书^屋*小}说+网)

    “有人将目标指向了山寨,先前在我们约定的地点有此刻痕,现在却是将目标指向了山寨,这里面隐藏着什么?”孙剑画和孙剑书两人都感到了不妥。

    两人赶到山寨的时候,果然在山寨旁的地面上有一个刻痕,孙剑画上前将那刻痕抹掉。

    山寨上面的人顿时警觉了起来,同时寒光闪闪的箭头对准了山寨下面的两人,“来者何人,不要靠前了,否则休怪我们不客气了。”

    “我们是沙寨主的朋友,前来与朋友相聚的。”孙剑书向山寨上喊道。

    “那你们等一下,我去通报寨主。”那人说着就下了山寨。

    片刻之后,山寨大门打开,同时未见人,那爽朗的笑声就已经传出,“贵客到门有失远迎,失礼失礼。”

    结伴走了两人,为首一个虬髯大汉,正是山寨之主沙通天,身边一人眉清目秀,正是夏玉琪。

    四人结伴入了山寨,山寨大门被紧紧关闭。

    “张姑娘去了云雾城等你们,却不见萧云亦是不见你等,更是在云雾城中遇到了一个怪人,不得已才回到山寨。”夏玉琪解释道。

    “什么样的怪人?”孙剑书问道。

    “这个还要问一下张姑娘了,张姑娘正在里面等候。”

    四人说着话来到大厅之内,孙焰红正陪着张馨菲说话,一见四人到了连忙起身见礼。

    “张姑娘,在云雾城发生了何事?”孙剑画问道。

    “我遇到了一个怪人···”随后张馨菲就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

    孙剑画脸色顿时大变。

    “怎么了?”

    “是我师姐,李云燕,她怎么出了古墓了?”孙剑画不懂。

    “李云燕?”在场的人都没有听说过李云燕这个人。

    “我师姐李云燕一身武学尽得恩师真传,更是得到我师尊的意境种子,武功深不可测,尤其打出一手针技,武林之中怕是无出其右者,师尊赐号:玉手九针。”

    “玉手九针?这个李云燕的武功高深到什么程度?”沙通天问道。

    “谈笑间催山裂石,搬山填海,尤其是九针针技,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九针都是哪九针,只见过她一次运针,那时候古墓之外林密草深、蚊虫甚多,小师妹黄晴晴以掌震树,使得落叶纷纷,而师姐同时运针,顿见漫天针芒闪耀,针出刹那寂静无声,落叶纷纷落地,竟是每一片叶子上都被打出一个针孔。”孙剑画道。

    “落叶纷纷看似繁杂,但是落势却缓,以针射落叶并无见得她的针技就有多么高深。”沙通天道。

    “确实如此,不过李师姐所发银针尽数钉在了树干之上,可是当取下银针的时候却发现每一根银针之上都插着一直飞蚊尸体。”

    “以飞针打飞蚊,这就有些恐怖了。”在场的人都是脸色巨变。

    “在到云雾城的时候我发现了属于古墓的刻痕,这是同门间的传讯信号,是绝杀信号,先前那刻痕的目标指向的是我们先前约定的房间,我们去的时候却是没人,而在来山寨的路上,我们又发现了这种刻痕,而且这刻痕还是刚刚画上的,目标正是山寨。”孙剑画郑重的说道。

    “李云燕是针对我们?”沙通天皱眉。

    “剑画姑娘,你是怎么知道这刻痕是刚刚画上的?”白菲问道。

    “有两处刻痕是刻画在沙子地面上的,今日有风,风吹沙动,可是这刻痕却是清晰,只是边缘有着隐隐沙化的迹象,说明这刻痕刚刚刻画上不久,否则刻痕早已不存。”孙剑画道。

    “是有人跟踪我,那人刻画下刻痕要杀的也是我,当初那李云燕也是问我是不是白菲,我说不是,她就走了。”

    “师姐为什么要杀你?”孙剑画疑惑不解。

    李云燕不出古墓,在孙剑画的印象之中,仅有的几次出古墓不是去深山采集草药就是找一僻静之地练习武功,即使出古墓也会避开人烟,她怎么会入世,又怎么会刺杀张馨菲?

    孙剑画不懂,孙剑画不理解,但是孙剑画感觉到了事情绝对不会这么简单,难道是····

    孙剑画猜想到了一种可能,也是最有可能的可能,那就是血仙蝶杀到了古墓,杀死了师尊,才有李云燕出古墓,刺杀张馨菲这个曾经冰宫不泪天的血魔女报仇。

    有且只有这一个可能。

    但是事实如何就不是孙剑画可以猜度的,她又怎么会猜想的到李云燕会心甘情愿的沉沦在阴阳合·欢印之下?

    “启禀大寨主,有···有女鬼···女鬼····杀人!”一个寨兵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

    “什么?”沙通天顿时一愣。

    “有一个女鬼,杀了过来,杀死了我们的兄弟。”那寨兵惊恐的道。

    “走,出去看看。”

    沙通天领头,众人一路跟随,却发现在寨门之上站立着一个孤独而又凄凉的身影。

    一身白衣,飘零凄然,就像是坟头上的哭丧灵幡,人也似是刚从坟墓之中爬出,整张脸煞白、煞白,似是许久没晒到了阳光,白的让人心中发寒,同时这人身上散发着无形的冷意,让人忍不住心中打颤。

    “是云燕师姐!”孙剑画一眼看出,那女子正是玉手九针李云燕。

    李云燕扫过众人,当然也看到了孙剑画,却是没有一丝的感情,就像是看待一块石头、一个陌生人,最后却是看到了张馨菲。

    “你就是白菲?”李云燕冷冷发音。

    “我名张馨菲。”白菲道。

    “你···死!”话一出,简简单单,冷言直杀,一道银茫射向张馨菲。

    玉蜂针细如发丝,却也是剧毒,更是这一针刺向了张馨菲的咽喉要害,只要被刺中,万无侥幸之理。

    张馨菲的武功在几年前已是武林翘楚,更有一个名号“血魔女”,当初的武林之中一提起白菲的名字,就连吃奶的孩子也都会收声不哭,奈何伪意境的行起,在伪意境的加持之下武功似乎都有了前所未有的提高,曾几何时,只有一些大门派之中才偶尔会出现的绝世高手,现在成为了满大街乱跑的武林人士了,而此时的张馨菲依旧是未踏入意境,她的武功已经落在了下乘。

    要论起武功的精进,张馨菲绝对是武林翘楚,难得一遇的高手,几十年前甚至百年前的武林前辈都是这么一代代的传承,要是凭自己悟出意境,那最年轻的也要半百年纪。

    但是现在的张馨菲面对着得到了古墓寒秋霜所有传承的李云燕,她所发的这一根必杀玉蜂针一刺,张馨菲能否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