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云燕欲杀张馨菲,起手间就是一枚玉蜂针。

    玉蜂针寒,细如牛毛,寒光一闪,一针发出似是穿越空间的障碍,跨越时间的阻隔,一针出,空气发出尖锐的刺响,但是声音却在玉蜂针之后,似是蜂鸣,奏响死亡的音节。

    以张馨菲的眼睛根本就无法捕捉这一针的袭杀,只感觉咽喉处的皮肤刺痛,全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针未至,针锋上的锐利锋芒已经刺痛了她。

    这一针她躲不过,面对李云燕发出的这一针她感觉天地都已失色。

    “叮”的一声响,玉蜂针刺到坚硬之物上,那是孙剑画的剑,剑未出鞘,连带剑鞘递了过来,差之毫厘的挡住了这一针。

    紧接着李云燕身影犹如鬼魅飘忽,似是身影突然消失下一刻已到几人身前,手中利剑出鞘,带着一抹寒光撩杀向着张馨菲。

    张馨菲身形骤然而退,但是面对着李云燕的一剑却也是难以躲闪,只是从旁一剑递出,挡住李云燕。

    “师姐,你干什么?”孙剑画充满了不解。

    “今日她必死!”

    李云燕冷冷一语,随即剑锋一转,身形一绕,竟是绕过孙剑画,身影如电,身形如风,快的不可思议,竟是古墓绝学“凤飞燕舞”。

    “好霸气!”沙通天大喝一声,骤然间无形气势逼向李云燕。

    也无怪乎沙通天“赞叹”,在这么多人面前居然还有执意刺杀,是什么给了她这么大的胆量?要说艺高人胆大,这点一点不假,她之所以有这份勇气,凭借的就是她的绝世武功。

    似是千军万马一般的冲杀而来,让李云燕身形一滞,竟是不敢轻摄沙通天的锋芒,旋身躲过。

    “这是什么古怪意境?”李云燕也是心中惊叹。

    “什么人,胆敢在我山寨捣乱,活腻了不成?”沙通天赤手空拳,就像是一座铁塔一般挡住李云燕。

    一人挡关,似是千军万马拦路,李云燕看着眼前的厄虬髯大汉竟也是震惊无比。

    李云燕身形急动如风,撩向沙通天,她不相信凭借自己的利剑一个沙通天能够抵挡,功夫再高也怕菜刀。

    瞬间李云燕已经刺出八剑,剑带寒芒,似是笼罩八方。

    沙通天拳劲带动风云变转,一拳出似是搅动天地之气,竟是抵住李云燕的快剑。

    玉女剑法也算精妙狠辣,但是却难以攻破沙通天的拳劲。

    沙通天双拳之上带动着劲气旋转,一拳轰出惊天动地,正是一力降十会,同时身旁的孙剑书也拔剑攻向李云燕。

    孙剑画不能动手,挡下李云燕一针一剑已经是尽了力了,毕竟对方是自己的师姐,两人之间没有仇怨,不可能生死想象,但是她却是最紧张的一个,她不希望沙通天还有哥哥受伤,也是不希望李云燕受伤,她拔剑出鞘却是不知何去何从。

    孙焰红和夏玉琪武功上面那就是一个渣渣,那里还敢参与这样的大战,当下却是护着张馨菲向后疾退。

    李云燕一见张馨菲要逃,她这一逃怕是会更加警惕,以后更是难以刺杀了,当下心下发狠。

    李云燕揉身一退,转瞬之间已然与沙通天和孙剑书拉开距离,转瞬之间万道针形剑气骤然扑击而至。

    沙通天的意境之力加持之下孙剑书就像是打了鸡血,感觉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每一剑刺出都带着澎湃的劲气,面对扎万道针形剑气,赫然一击,顿时似是风暴席卷吹散万道剑气,正是“狂风剑法”。

    李云燕剑出偏锋,刹那间针形剑气透过狂风剑势,已在孙剑书身上留下两道剑伤,孙剑画连忙上前,将孙剑书救下,他的伤势并不算重。

    “玉蜂针雨!”

    刹那间空中似是万蜂嗡鸣,细若牛毛的细针上击穿空气,发出刺耳爆鸣之声,射向众人,一瞬之间针如雨至,竟是将所有人笼罩在内。

    “风云掣江山!”

    沙通天一声爆喝,身上狂暴劲气狂涌,一拳出风云色变,空气都围着他的拳头旋转,似是天地都容纳到了这一拳之内。

    这一拳却是轰向了地面,凶猛的劲气在地面上肆虐,顿时将大地掀翻,一招出风云色变,一招出江山倒悬!

    “轰隆隆”大地都在颤抖,大地都在龟裂,翻飞的土石沙块高高扬起,又在落下,一块巨大的石块也被掀翻,在空中翻滚着向李云燕砸下。

    “欲·女吞世!”

    一招出,似是吞噬世间一切生灵,巨大石块被击的粉碎,同时一道剑影穿过纷乱的土石刺向沙通天。

    沙通天一招出收招之际,李云燕一剑刺入,长剑诡绝,剑路诡异,变化莫测,玉女剑法在她手中竟是再增三分威能,刹那间袭杀而至,剑未至其上剑威已让人有种剑已临身之感。

    沙通天连忙应对,奈何手中没有兵器,徒手搏剑已是吃亏,面对如此变化莫测的诡异剑路,竟是无法应对,一剑划过肋下,顿时鲜血长流。

    李云燕不介意杀了沙通天,只是她不知道眼前这人是谁,他若是知道这是萧云的把兄弟的话,杀了他比杀白菲有价值的多,那么沙通天已经尸寒。

    李云燕刺伤沙通天,身影飘忽犹如鬼魅,刹那间绕过沙通天向着张馨菲追杀而去。

    人已去,剑已收,剑寒依旧在,森寒的孤心意境让人感觉身临死渊,面对着幽冥森狱唯有一人孤世而立,面对凶煞恶鬼,唯有加入其中才是归途。

    李云燕一剑出,有着鬼哭神嚎之音,剑过之后,恐怖的剑压依旧压在人的心头。

    自从李云燕出手,与沙通天缠斗数招,随后下了杀心,针形剑气袭杀伤了孙剑书。

    李云燕以“玉蜂针雨”逼退众人,就是连孙剑画也难以近身,唯有沙通天一招震裂针锋,而她更是趁势刺伤沙通天,在众目睽睽之下向张馨菲逼去。

    孙焰红和夏玉琪、张馨菲三人急急而走,同时已将有寨兵冲了上来,向李云燕围杀而去,瞬间剑影飘过,剑过红影飞,鲜血喷洒,数人殒命,甚至来不及看到出剑人的模样,就已是身临死劫。

    张馨菲倒是无所谓,她知道只要逃到大殿之中去就能活命,更是能见惯了死人,面对鲜血她没有一点的抵触,倒是孙焰红和夏玉琪听到惨叫之声,惊得回头去看却是忘记了逃跑。

    就在此时数道寒光似是夺命阎罗扑杀而至,竟是三枚冰魄银针。

    面对玉手九针李云燕的夺命冰魄银针,一个是身怀有孕身子不便,两个惊慌神乱,同时三人都不是绝顶高手,而无论是孙剑画、孙剑书还是沙通天都来不及营救,这三人命运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