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云燕绝命逼杀张馨菲,发出数枚冰魄银针欲取三人性命。

    李云燕武功登峰造极,武林之中已是罕有敌手,面对着武功不济又心慌意乱三人,三人更是险象环生。

    刹那之间一股无形劲气席卷,竟是从大殿之中卷出,这股劲气就像是旋风横飞,同时一段长长的衣袖飞舞而出,一瞬之间竟是将十二颗冰魄银针尽数裹住。

    衣袖收回,同时一道绝世身影跨出大殿,人未至绝世霸气已临,一股无形气劲竟是将李云燕推开。

    “什么人也敢来此捣乱?”

    金花夫人昂首阔步而出,她的衣袖一摆,顿时十二枚冰魄银针系数落地,“叮叮当当”似是奏响一章乐曲。

    “你是谁?能以衣袖挡住我的银针,这绝对不可能?”李云燕本就煞白的脸色更白。

    “不可能吗?事情已经摆在眼前了难道你还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还是以为这是我的意境之力造成的幻觉?”金花夫人站在李云燕身前冷目以对。

    “你的针技的确是武林罕有,但是这种手法却是出自百花一脉,更是残典,不要仰仗着这点微末伎俩就丢人现眼,你若是遇到真正的百花传人,你死的很难看。”

    “百花一脉?真是好笑,我乃古墓传人,不管你是谁今日你们必死!”

    李云燕说话间身动影闪,剑光一闪刺向金花夫人的咽喉要穴。

    金花夫人冷哼一声,衣袖舞动,似是水袖长舞,竟是将长剑卷住,与此同时玉臂探出,手中居然是扣着一枚银针,弹指打向李云燕。

    “嗤”的一声轻响,银针激射,李云燕弃剑闪身侧头,这一针却是没有打中,但却是让她失去手中长剑。

    金花夫人也不用手接剑,长袖舞动,裹住长剑,竟是衣袖代臂施展剑术。

    此剑术一处,顿时漫天剑影重重,竟是逼得李云燕连连退走,剑影飘忽,快的让人不可思议,转瞬之间李云燕衣服被划出数道口子。

    李云燕施展出“凤飞燕舞”绝世轻功,退了开去。

    金花夫人也不追击,竟是收剑入手,只是微笑的看着她,看似是云淡风轻,并不把李云燕放在眼中。

    李云燕自以为武功天下无敌,今日遇见无名夫人,出招几个呼吸之间竟是败了。

    也不怪李云燕会败,她的武功虽然高强,但是缺少了实战,战斗经验相对更是不足,更主要的是在不知不觉间功力、体力都已经比如当前,毕竟作为了莫林修炼武功的鼎炉,被对方强行摄取,不损失身体是不可能的。

    孙剑书受了些许轻伤,并不影响战斗,她被李云燕的剑气划出两道伤口,脸面上有些过不去,当时就要找回场子,更是孙剑画怕哥哥出事,也在旁紧随,看起来就像是要夹击李云燕一般。

    沙通天被刺了一剑,虽然受伤不轻,但是他钢铁一般的汉子竟是满不在乎这伤势,仅仅用衣服随意的包扎了一下立马上阵,更是不知从哪里拾起一杆铁枪,大枪一晃枪尖乱颤,攻向李云燕。

    前有金花夫人“老朽戏孩童”一般的轻描淡写之间化去攻击,后有强敌围杀而来,李云燕知道今日难以功成。

    “今日就饶你一命,白菲、南宫心怡,我李云燕发誓要杀你二人,若有胆量可敢与我单打独斗?”李云燕身形如电,几个起落间却是脱出了沙通天、孙剑书和孙剑画的包围。

    张馨菲没有回答,她知道单打独斗一百个自己也要被李云燕杀死,更何况她并不认识李云燕,更是不清楚她为何要杀自己,他绝对不会傻乎乎的跑去和她单挑。

    “你是要和我单挑吗?”大寨之外却是响起一个好听的声音。

    “什么人啊,好大的胆子呢,还要势杀我师姐,我看看是什么三头六臂的人物,我师姐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随便交战都会出战的,想要杀我师姐我都不惜的出手,来来来,你先把这不要脸的杀了再说。”

    萧懿影的声音响起,同时四个人影出现在了大寨门处。

    李云燕一惊,回头看时却见四人挡路,为首一男子,却是花团锦簇般的围着三女,其中一个清纯美貌,打扮却不奢华,只是渐渐淡淡的梳理,更显的清纯可人,她背后背剑,剑穗点缀宝石随风而舞,叮当作响,腰间还挂着一个青皮葫芦。

    还有一人粉红色的长裙衬托娇躯,面容也是姣好,尤其是胸前一对“可爱”简直是“可爱”到了极点,而另外一人却是素衣长剑,白纱遮面,手中提剑,整个人感觉却是阴气森森。

    李云燕看得清楚,而此时说话的正是那对“可爱”,可爱到了极点的女人,而她指的“不要脸”的人正是那白衣女子。

    萧云皱了皱眉,他感到到了对面的李云燕身上有着一股阴冷的气息,但是这种气息却是与大小姐身上的煞气不同,但是表面上看来两者却都给人一种阴气森森的感觉。

    大小姐明显也感觉到了对方身上特殊的气息,但是她却是清楚眼前的这“口称”李云燕的人修炼的并非是煞剑,她身上的特殊气息并非是煞气,而是一种气质,一种死人的气质,这种气质是长期的生活当中自然而然的养成的,而非是通过修炼得到的。

    大小姐上前一步,手中剑带鞘微微摆动,却是巧妙的改变了一个微小的角度,这角度最是适合摆剑的最佳位置,能都达到最快的出剑。

    仅仅一个微不可查的动作,已经彰显了剑道造诣。

    李云燕一愣,冰冷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动容之色,“你是谁?哪个是南宫心怡?”

    “我乃剑灵山大小姐,随你怎么称呼我的名字,今日得遇高手当要切磋剑技。”大小姐说着身形未动,全身剑意鼓荡,身遭似是万剑旋转,凌厉绝杀剑意直指李云燕。

    “我不与你争斗,谁是南宫心怡?”李云燕已经认定了要杀南宫心怡,对于张馨菲她没有太大的兴趣,毕竟这样的人一剑可以杀死十个,而南宫心怡才是她渴望杀死的对象。

    “我是南宫心怡,你是谁?我并不认识你,更不记得我们之间有着什么深仇血恨。”南宫心怡上前一步道。

    “你就是我要杀的人。”李云燕说话间竟是三枚冰魄银针呈“品”字型打向南宫心怡。

    李云燕话落银针出,南宫心怡能否躲过这次的袭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