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云燕打出三枚剧毒冰魄银针呈“品”字型打向南宫心怡。

    说话间已经动手,这已经算是偷袭了,李云燕针技了得,发动偷袭之前竟是毫无强招,三枚剧毒冰魄银针乍然出手,银针似是穿透虚空,让人难以捕捉痕迹。

    “叮叮叮”三声响,空中闪出三点火星,随后六枚银针落地。

    李云燕脸上煞变!

    以银针击落银针,看起来似是简单,一挥手之间六枚银针落地,但是这其中的难度却是大的势如登天。

    冰魄银针速度极快,人眼难以捕捉其痕迹,针尖更是细小,而对方发针却是直点三枚银针的针尖,这种准确度已经超出了李云燕的认知,至少如此的针速,她想要以针拦针却也是不能。

    “哎呀,我怎么这么帅,看看看,一挥手,就将对方的针拦下了,这种准确度,这种手法,真是叹为观止,能达到如此针技的人天下之大绝无仅有,也仅有聪明与智慧并称,美丽与技冠群芳并存的我才可以达到这种程度。”萧懿影说着伸手捋了捋额前的一缕秀发。

    “假的吧?”萧云也是瞪大了眼睛,这怎么可能?

    可能吗?说出来太假,没人相信,但是事实的确就在眼前,由不得人不相信。

    “以磁石为针,以内力增强磁针磁性,从而可到以针拦针的目的,看起来像是惊天地泣鬼神的针技,其实不值一提。”大小姐在一旁冷冷的道。

    “哼,就你懂!”萧懿影顿时不满起来。

    李云燕再看时果真看到六枚针竟是“攒集”到了一处,不由动怒,却是以巧计拦下自己的冰魄银针。

    “银针”并非是银所造,而是纯钢打制而成,所以受磁石吸引,而真正的“银针”是医疗针灸而用,其余所用的“银针”乃是“钢铁”为质打造。

    “你若是执意杀我,我也不会不给你机会,今日作罢,免得说我欺负你,三日后落日崖一战,你我生死有命。”南宫心怡冷冷的道。

    “好,到时候生死有命,依仗人多却是失了侠女风采。”李云燕毫无感情的道。

    “呵,生死有命,是你没命,我师姐是谁,单凭你?中气不足,阴气流失,本就半吊子的针技还要拿出来丢人现眼?”萧懿影撇了撇嘴道。

    “哼!”李云燕冷喝一声,就要飞身远去,不料此时一朵银花璀璨盛开,一枚银针已至李云燕眼前,正是“花影针锋”。

    李云燕大惊失色,银花璀璨,竟是晃人二目,看不清眼前的事物,只觉得满眼都是银璨璨的光芒,她知道对方的武技已经到了。

    李云燕闭目,同时身形尽力闪避,但是左肩一痛,依旧是被一针钉了上去。

    “哎呀,失手了,还有两下子吗,居然还能躲得开!”萧懿影本以为一针从她眼中射入直惯脑际,没想到在花影乱眼的同时,对方还能够躲闪。

    针上有毒,李云燕左肩中针,顿时半边身子酥麻,一浑身的气力飞快的消散,同时眼睛开始模糊。

    “呵呵,就这两下子,也敢大言不惭。”萧懿影举手再欲发针,将她解决了算了,哪里还给她机会落日崖决斗,不料却被南宫心怡拦住。

    “给她解药让她走,三日后落日崖,我会亲手解决她。”南宫心怡道。

    “啊?”萧懿影一愣,随即嘟着嘴掏出解药很不满意的扔给了李云燕。

    看着李云燕服下解药,眼中露出历芒,随后转身而去。

    “师姐,怎么不把她趁机留下,还要和她单挑,你傻不傻?她的武功其实不低,或许是受伤或许是遭遇到了什么事情,致使她的元气不足,难以发挥她的实力,更是怕她还有绝招没有施展,要是你和她单挑的话,师妹对这一战并不乐观。”

    “你不相信我的实力?”南宫心怡道。

    “师姐,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你看那李云燕獐头鼠目、贼眉鼠眼、面目可憎、两面三刀、尖嘴猴腮、笑里藏刀更是眼中露出阴狠,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一看就不是善类,若是正面敌对我自然是不担心师姐的,但是论起阴谋诡计来····”

    “好了,我会小心的,你不要把我说的那么不堪,这李云燕外强中干,她的根基已毁,相信师姐,在一切的实力面前一切都是纸老虎。”南宫心怡露出一个放心的笑容。

    “哎!”萧懿影只得一声叹息。

    “心怡,这李云燕定然有着不凡之处,还是小心一些好,毕竟她对你存在杀心,而你对她却无杀意,从某一方面来说,你已经处于劣势了。”萧云拉着南宫心怡的手担心的说道。

    “不要紧的。”南宫心怡说着话却是将手抽出。

    “心怡妹妹,你们来了。”张馨菲上前热情的拉住了南宫心怡的手,同时向萧云笑了笑。

    萧云也是微微一笑,她明白张馨菲的心思,那是让他放心,她不会对南宫心怡介意,两人会和睦相处。

    “咦,菲儿姐姐怎么看起来胖了很多,练武之人最忌讳的就是长胖,怕是菲儿姐姐疏于练武了吧。”南宫心怡拉着张馨菲的手笑道。

    南宫心怡是无心,她并不知道张馨菲身怀有孕,更是不知道女人一旦怀孕就会变胖,她太单纯,单纯的就像是一张白纸,什么都不懂。

    张馨菲笑了笑,看了看南宫心怡的身子,心中却是好笑,她和萧云在一起也不过月余,即使身怀有孕也不会显现出来,只是等有机会还要问问有没有例假。

    沙通天带着孙剑书上好了疗伤药,然后回到议事大殿之内,此时众人尽都在坐。

    “李云燕是什么人?”萧云问道。

    “李云燕是我师姐,在我的认知之中师姐是从来不出古墓的,更是不见外人,我也是奇怪她怎么会下山,更是要杀张姑娘和南宫姑娘,起初我只是以为冰宫不泪天的血仙碟惹出来的事情,所以她要对张姑娘寻仇,可是她又要直言杀南宫姑娘。我也是不解了。”孙剑画摇了摇头。

    “李云燕的情况能和我们介绍一下吗?”萧云又问。

    “自然可以,我师姐李云燕乃是自幼生活在古墓之内,从我道古墓之后,师姐出古墓的次数很少,出了几次出山寻找草药和古墓之外习武,但是几乎都没见过什么生人,所以养成了她冷漠的脾气和死人一般的气质···”

    孙剑画讲述了和李云燕生活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她突然出现在这里我也是不解其惑,她没讲,只是执意要杀张姑娘,没想到最后却是要连南宫姑娘也要杀。”

    疑惑不解,接下来南宫心怡又将对李云燕做出怎样的应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