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有柔姑娘的下落?小依姐和小冉不知道怎么样了?”萧云问道。

    “柔姑娘我已经通知了,相信很快就会到,小依姑娘和小冉公子的事情,云兄弟也不必担忧,他们没事。”夏玉琪笑道。

    “柔妹妹什么时候到啊,我正有事找她呢。”

    萧懿影知道血仙蝶被柔姑娘救走,但是一直没有她的消息,按理来说要是血仙蝶伤势严重的话她该会通知自己,这么久了也没消息,难道是她的伤势不重?但是那天的样子,明明看起来很重才是。

    原来萧懿影心中也是犹豫,她即担心姐姐伤势,又不敢去见她,只得通知柔姑娘,让她给血仙蝶疗伤,要是她的伤势不重,就不要给她传信,要是她的伤势严重就一定要给她传信。

    柔姑娘那面也想着给萧懿影传信,但是血仙蝶担心萧懿影会为她担心而不让柔姑娘传信给她,所以萧懿影一直的没有血仙蝶的消息。

    “相信很快就到了。”孙焰红道。

    柔姑娘没到,倒是春秋四使女到了,带来了柔姑娘的消息,竟是要萧懿影去城外,那里柔姑娘正在等候。

    萧懿影想了想当即告辞而去。

    张馨菲拉着南宫心怡,两人有说有笑的去了,萧云看着两女的背影,心中却是一种欣慰感觉。

    “看什么呢?这么出神?”孙焰红问道。

    萧云顿时整了整身,尴尬的笑了笑,“没什么,只是突然间觉得菲儿与心怡感情很好,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

    “是吗?你没发现的事情还很多,对了,这次见到菲儿,可是发现她有什么变化?”

    “变化吗?好像整个人变得柔和了,再也没有了先前如刀一般的那股气势,更是····她好像是变得胖了很多,怕是生活太安逸了,疏于练武了吧?”萧云苦笑着摇了摇头。

    孙焰红也笑,只是笑的很古怪。

    梦琉璃最近心情很烦,虽然远离了萧懿航,但是心中情·欲的大门已被打开,再也难以闭合,她再也难以静下心来,唯有将全身的信念都集中在剑上,借此消除心中的杂念。

    她几乎与疯狂的练剑,林中远远可见闪烁的剑光,凛冽的剑气透射四野,惊天剑势震天动地。

    三天三夜不曾休息,地面上留下道道剑痕,她的剑平举,右手颤抖,本来就其重无比的剑如今却是有些拿捏不住,滴滴汗水滴下,似是落雨。

    “嗤”的一声轻响,剑落地,直插入地面,直没剑柄,随后整个人摇摇欲坠。

    在不远处的段惊羽一见梦琉璃身心不稳,连忙上前,伸手将要摔倒的梦琉璃扶住。

    “琉璃,你怎么样?”段惊羽关心的问道。

    梦琉璃累急,竟是说不出话来,眼睛已经模糊,看不清眼前的人,她勉强的睁开眼,看着模糊的人影,却是以为扶着她的人是萧云。

    一时之间,多日的思念和压制的情感在失去内力压制下的药力的催动下竟是不可遏制的爆发出来,也不知哪里来的气力,竟是勾住了眼前男子的脖子,火热的双唇“激动”的吻了上来。

    段惊羽先是一惊,随后却是一喜,只是面对着所爱之人近乎疯狂的“索吻”,他竟不知如何是好,趁机占有固然是一个天赐良机,但是一旦知道事实后的梦琉璃会怎样的对待自己?而是一旦错过这个时机,怕是一辈子再也没有如此良机了,段惊羽将会作出怎样的应对?是趁机占有,还有狠心拒绝?

    柔姑娘在云雾城外等候,四使女将萧懿影领了过来,随后四使女却是自行退去。

    “柔妹妹,怎么在这里等我?”

    “我···有事要和你讲,你随我去一个地方。”柔姑娘郑重却有些胆怯的道。

    “去哪里?”萧懿影瞪着大眼睛问道。

    “去了也就知道了。”

    天道城作为天道正教的门户,乃是武林圣地,如今江湖不安,即使是作为联盟圣地的天道城也已现百废之状。

    萧懿影对天道城很熟悉,熟悉到清楚这里的一点一滴,那是多少年了,当初自己和豆芽菜一样的萧云还是十来岁的孩子,当初就是在这里,两人共同历经了多少磨难,最终却是死里逃生。

    想起以往,不由令人唏嘘感叹。

    “影姐姐,对这里很熟悉?”看着萧懿影的迷离眼神,柔姑娘问道。

    “嗯,在这里生活了一段时间,经历过一场特别的苦难,如今故地重逢,却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萧懿影叹了口气道。

    “我长这么大很少来这里,说起来我的一个身份还是天道正教掌教的私生女,却是连这里都没怎么来过的。”柔姑娘也是感慨良多。

    “那你带我来这里干嘛?”萧懿影不解的问道。

    “去见一个人,有人在等我们去一个地方。”柔姑娘说着已经向前走去。

    穿过天道城却是拐入了一条小路,沿着小路竟是越走越是荒凉,更是不见人烟,不知不觉间行了半日,却是到了一处山谷之处,远远的看到一个白色人影静静站立。

    人穿白衣,随风猎猎,给人一种悲伤的感觉,似是天地都无色彩,唯有这一袭白衣飘飘。

    “姐姐,怎么穿白衣服了?”萧懿影已经看到了血仙碟。

    “你们来了?换上衣服,你们的衣服太过鲜艳了,不适合这里的气氛。”血仙碟的脚下却是两个包袱。

    山谷之内一片平坦,任是谁也想不到这处荒凉的山谷之内却有如此的一块平坦之地。

    “还有换衣服啊?”萧懿影不满起来,只是感到了血仙碟的目光看来又把嘴闭住,开始更换衣服。

    “走吧!”血仙蝶身前带路,缓缓向前行去,萧懿影和柔姑娘也是换做一身的白衣,随后跟随。

    “这衣服真是怪呢,不像是专门给我们定做的,倒像是孝衣,不管什么身材胡乱的身上一套就合身。”萧懿影嘟囔着。

    血仙蝶站住脚,回身瞪了一眼萧懿影,顿时后者以手掩住口,不再言语,同时萧懿影也是大吃一惊,她看到血仙蝶的脸上尽是阴影笼罩着一层黑气,那是死气,是人在临死之前才会有的气,她的脸色怎么会有死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