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影发现血仙蝶脸上散发着死气,心中充满了疑惑,看了一眼身后的柔姑娘,有心想问问到底她是怎么给姐姐治伤的,但是血仙蝶在眼前,即使是传音入密怕也是难以隐瞒了她。

    萧懿影心有疑惑,只能在血仙蝶身后跟随,一路上打量着她的举动,看她有何异常所在。

    三人一路前行,行了片刻,却是来到一片废墟之处。

    这边废墟规模不小,看起来这里以前是一处巨大的建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毁灭了,就成为了一片废墟。

    跨过这片废墟,又行了很长时间,竟是来到一处坟场。

    坟场荒凉,长满了杂草,风吹草动,哗啦啦作响,在这样的荒山野岭之中,在这荒凉的坟场内到让人感到一阵毛骨肃然。

    血仙碟上前,将慌坟上的杂草小心的剪除,竟是一颗颗的拔掉,就像是拔掉母亲黑发之中隐藏着的一根、两根白发一般。

    “姐姐,这些是什么人的坟啊?”萧懿影不解起来。

    “是我家人的坟,我的家人他们····埋骨与此。”血仙碟淡淡的说道。

    萧懿影懂,柔姑娘也懂,当下三姐妹再也不说话,专心致志的将黄坟上的草拔出。

    从日头偏西,拔到日落月生,最后再到月落日升,直到第二天中午才完工。

    “我每年都要来一次的,没想到他们还是长得这么快,以前都是我一个人,每次都要干三天,没想到今年却是多了两个妹妹,居然只要一夜也就完成了。”血仙碟道。

    “姐姐,好饿呢!”萧懿影抚摸着咕咕叫的肚子抗议道。

    “斋戒三天,以慰先人在天之灵。”血仙蝶说着跪倒在坟前,两姐妹也随着她跪倒,三姐妹三拜。

    “这是我以前的家,我在这里生活了八年,这里就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萧家寨,如今却是一片的废墟,这废墟底下还掩埋着不知多少人人骨,不仅仅是我的家人的还有其他武林人士的,不管是什么人的,我总不能让他们的尸骨见天,所以我每年都来这里捡骨。”

    血仙碟说着缓缓向前走去。

    两姐妹跟随着,看着这处规模巨大的废墟,想象的到以前的萧家寨是多么的雄伟。辉煌,如今却是化作一片残垣断壁。

    一颗烧焦了的树,树干上烧焦的痕迹依旧存在,但是这棵树的生命力却是极度顽强,树干上又生出了繁茂的枝叶。

    血仙碟将后背上的包袱打开,取出两段绳子,一块木板,很快一个简易的秋千出现在了三人眼前。

    血仙蝶坐到秋千之上,脱去双鞋,露出双足,稳稳的做了上去。

    “这颗树是父亲种下的,那时候这棵树还很小,我就在这里荡秋千,你看这树干上的断口,那时候被我弄断的,这么久了,几经风霜雪雨这伤痕居然清晰如新。”

    血仙蝶说着缓缓的荡起秋千。

    “我小时候的时候,几乎都是在这个院子里面渡过的,而我最喜欢的游戏就是荡秋千,那时候父亲就站在我的身后·····”

    血仙蝶缓缓的诉说着过往,回忆着往事,似乎二十年前的一幕幕就发生在自己的眼前。

    “那里就是我的卧房,当是父亲的房间是那边·····”

    萧懿影和柔姑娘静静的听着,却是都不答话,她们都听出了血仙蝶心中的悲伤和痛苦。

    半晌,血仙蝶起身穿好鞋子,随后将秋千收好,装进包袱里面背在身后。

    “走吧,去捡骨!”

    血仙蝶说着已经缓缓的向前走去,开始在废墟之中寻找裸·露出来的森森白骨。

    柔姑娘感受着这份凄凉,感受着血仙蝶的悲伤和痛苦,在废墟之中捡着骨头,同时看着四周的残垣断壁和被破坏的样子,脑海中不断的脑补着当时大战的惨烈。

    萧懿影早已不知跑去了哪里,她对这山寨没有一点点的感情,早就不想待在这里了,但是姐姐、妹妹都在这里,自己要是一走了之的话定然会逃不过姐姐的一顿暴揍,同时她也关心血仙蝶的身体问题,在她身上感觉到了浓重的死气。

    萧懿影百无聊赖的在残垣断壁之间穿行,却是突然发现一个好玩的东西,在一块土墙之下竟是有着机关的痕迹。

    对于机关陷阱《百花心经》有着详细的讲解和叙述,百花道中更是有着关于此道的高手,尽管萧懿影专心与毒和针技、剑术、医术等等,但是对于机关陷阱却绝对谈不上高手,但对于初级的机关陷阱也是熟知的。

    眼下这处墙下的机关不是很明显,显然这处机关并不是粗糙制作,要是在墙根下以草木遮掩,还真是难以发觉,但是现在草木皆无,更是由于封闭的不很彻底,仅仅属于半封闭状态,所以才被萧懿影发现。

    发现机关,萧懿影顿时开了兴趣,三下五除二除去浮土,竟是露出一个黑洞洞的洞口来。

    “姐姐,柔妹妹,快来看看,快来看看,这里有个机关洞呢?”

    血仙蝶和柔姑娘闻言向着萧懿影赶来,走到那黑洞洞的洞口前,都露出了疑惑之色。

    神秘的机关洞,又将牵引出怎样的武林动荡?

    一片幽湖,宁静而美丽,倒映着一弯残月,湖面上一座画舫漂浮在湖面之上。

    画舫前端端坐一人,仰头看着那弯残月,却不知心中作何想法,威风吹拂,吹动湖面涟漪阵阵,那人身子抖了抖,似是受不住这秋风冷夜的寒冷。

    一件紫色麒麟长袍披在她的身上,萧云坐到南宫心怡身边,“心怡,看什么呢?难道还在为两日后的决战担心?”

    “没有了,我并不担心两日后的大战,怎么,难道你不相信我的实力?伊儿姑娘的属下已经将李云燕的消息传来了,你猜这李云燕是为何要杀我和菲儿姐姐?”南宫心怡说着将之色麒麟长袍裹紧,嘴上露出了甜蜜的笑容。

    “我不清楚,她要是直杀菲儿的话,我会以为是血仙碟惹下的麻烦,但是眼下看来却不是。”萧云道。

    “她当然不是为了师门的事情,她是为了复仇而来,因为有些人伤害了她的心上人,所以她要杀了我和菲儿姐姐,要让她的仇人心痛。”南宫心怡道。

    “嗯?难道说这个李云燕的仇人是我不成?我不记得何时却是结怨与她,难道是因为全真教派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