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梅剑山庄新立之时却是以全真教派立威,几乎将其有生力量尽数埋葬在了梅剑山庄之外,更是陆金岚趁机将全真教派洗劫一空,致使这一教派彻底灭亡,而古墓和全真教派的关系说不清道不明,传说当时的两派创派祖师本来就是情侣,萧云不得不怀疑是古墓要为全真教派报仇了。

    “你知道李云燕是如何出得古墓吗?已经探查清楚了,她是个莫林一同出得古墓,怕是她的情人就是莫林,而莫林被你断了手臂,武功全废,痛苦不堪,所以她才要杀了我和菲儿,为了就是让你心痛至死。”

    “莫林?没想到他居然还有这种本事,居然可以得李云燕的青睐,不过两日后的大战你也不能大意了,毕竟她的武功不容小觑。”萧云郑重的道。

    “这点我明白,你放心就是了。对了,你对伊儿姑娘如何看法?”南宫心怡问道。

    “她?现在提她干嘛?”

    “好了,好了,不提她了,那我问你,你觉得小依姑娘如何看法?”

    “她····”萧云一时心中感慨万千,“当初我与萧懿航争夺云雾城的归属,那时候小依姐借助了一个神秘的势力协助沙大哥守住了云雾城,而现在我却是知道那个势力就是剑灵山。”

    “你想说什么?”南宫心怡喝了一口酒,将酒葫芦递给萧云,萧云接过摇了摇,却是没喝。

    “我想说那个伊儿大小姐,其实就是小依姐,对吧?”萧云看着南宫心怡道。

    “你····胡说什么?小依姑娘怎么会是伊儿大小姐?她们不一样的····”

    “你看,你就不会撒谎,你啊,一撒谎是人都看得出来,你就不要替她说好话了,她对你心中有着恨意,有着杀意,无论如何,我绝对不允许她伤害你,她容不得人,所以我也容不得她。”

    “其实她很好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看,你还是为她说话?你是怎么到了剑灵山的?不是她救你的吧,是小冉对不对?你们都在骗我,为什么啊,你是不是觉得愧疚、自责,觉得不该和我在一起?所以你想着促成我们之间的事?你啊,怎么这么傻?你知道在剑灵山她对我做了什么?她啊,还想着逼婚,甚至不惜给我设下粉色陷阱,要不是她的肩头有伤,我还不会这么确定小依姐就是剑灵山的大小姐。”

    “啊?肩头有伤的也不一定就是小依姐,或许两人身上的伤口相似而已,练武之人舞刀弄剑的难免受伤,我身上也有伤痕啊,我的肩头也有伤,你也知道的,这没什么吧?”

    “是吗?但是有人别出心裁的会觉得身上有疤很难看,却要偏偏在疤痕处涂鸦,比如描个花,画个鸟什么的,我知道她左肩上的伤疤涂了一个牡丹,而且还有一笔涂错了,要是这都能巧合的话,那真的是太巧了。”

    “身上涂上花,不会洗掉了吗?或许是你看错了。”

    “哎,是一个人也好,不是一个人也罢,总之我怕是与她有缘无分了。”萧云叹息道。

    “其实,小依姑娘对你一往情深,她对你牵肠挂肚的,当她听说梅剑山庄出事的时候,恨不得调动整个剑灵山的力量寻你····”

    “是啊,你说小依姐要不是伊儿大小姐,她怎么会调动剑灵山的力量?”萧云笑道。

    “不理你了。”南宫心怡还是太单纯,竟是一时说漏了嘴。

    “小依姐对我的感情我懂,但是我本多情,奈何她却要我专一,为之奈何?”

    南宫心怡还要再说话,萧云却是一抬手阻止,“我们在这画舫上游湖谈心,今夜此时此刻,只有你和我。”

    看着萧云带着侵略性的眼光,南宫心怡突然间心如鹿撞,脸上顿时飞满红霞,低下头去,随后一只强有力的臂膀将她揽入怀中,随后整个人都融化在了男人的热吻之下。

    “啪”的一声脆响,段惊羽捂着脸,看着眼前横眉立目的丽人,竟是说不出话来。

    原来段惊羽竟是色迷心窍,趁着梦琉璃意识模糊的时候欲要顺水推舟。

    段惊羽将梦琉璃横抱起,快速的向着局所而去,急不可耐的欲要行使兽行,他自己的衣服三下五除二的除去,不料在撕拉梦琉璃衣服的时候,对方却是突然的清醒了过来。

    清醒过来的梦琉璃抬手就给了段惊羽一巴掌。

    段惊羽捂着肿胀的脸,竟是不知所措起来,梦琉璃连忙整理衣衫,半晌才道:“还不穿上衣服?”

    段惊羽这才恍然大悟,连忙将衣服胡乱的披在身上,“琉璃,琉璃,我错了,我禽兽不如,我不是人,我·····”

    “惊羽,我知道你的心思,可是我心中却有别人,虽然我知道我与那人终是有缘无分,但是我却是真的放不下他,对不起惊羽。”

    “琉璃,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误,我一时糊涂,竟是对你坐下禽兽不如的事情。”

    “今日之事我不怪你,我知道是我不对在前,我意识模糊,竟是控制不住我的行动,把你误当做了别人。惊羽,我答应你,我答应成为你的妻子。”

    “琉璃,你说的是真的吗?”段惊羽有些受宠若惊。

    “是的,我答应你,不过要作为我梦琉璃的男人需要有盖世的武功,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惊羽,等你武功大成的时候再来神女剑派求婚,琉璃断然不会拒绝。”梦琉璃说完飘然而去。

    看着佳人远去的身影,就如仙子般的飘然而去,段惊羽却是突然间有了一种失落感。

    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武功大成的时候,我有那一天吗?

    段惊羽苦笑,他对自己最清楚,自己虽然也是昆仑年轻一代的强者,更是担任昆仑代掌门之位,那时候的意气风发,掌中刀却也是纵横武林少有敌手,但是现在伪意境大起,更是许多的意境高手横空出世,自己的武功早已是不如流,如何武功大成,又如何成为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梦琉璃答应下嫁的同时又提出难题,梦琉璃是真心下嫁还是有意搪塞,面对着如此局面段惊羽又将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