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琉璃答应下嫁的同时又提出难题,段惊羽无奈,只得苦笑,梦琉璃之所以开出这样的条件就是搪塞,这个条件看起来简单,但是想要做到却是势必登天。

    门外树影婆娑,段惊羽以为眼花,似是人影站立,待仔细看时却是一个人影无疑。

    段惊羽一惊,腰中跨到,手按刀柄几步已到门前,“什么人?”

    “帮你的人。”说话的却是一个女子,“不请我进来坐坐?”

    段惊羽此时终于看清,在屋外站立的乃是一个身穿水绿衣衫的女子,女子身材婀娜,头戴绿色面罩,背后背着一把铁鞭,瞪着一双勾魂摄魄般的狐狸眼正看着他。

    “姑娘你是和我说话?”段惊羽看了看左右却并未发现他人踪迹。

    “难道这里还有别人?我是帮你的人,难道你不请我进去坐坐?”那绿衣女子柔声道。

    “姑娘请进。”

    那女子点了点头,顺着段惊羽进入房内。

    “不知姑娘如何帮我?”段惊羽道。

    “我乃阴阳圣使,行走江湖乃是寻找我阴阳道武学的传人,偶遇公子见公子根骨出奇,正是本圣使要寻找的最佳传人,所以暗中跟随,恰巧得知公子难处,这才现身相见。”绿衣女子说道。

    “阴阳圣使?”段惊羽并未听说过江湖上还有阴阳圣使这号人物。

    “公子可是对本圣使有所怀疑?这是本圣使所怀有的《阴阳册》,不妨一观。”阴阳圣使说着却是拿出一本秘籍来,秘籍上清晰的印着三个篆字“阴阳册”。

    “这本《阴阳册》是何秘籍?”段惊羽不解的问道。

    “这就是阴阳武学,你看过之后就会清楚。”阴阳圣使轻柔的答道。

    段惊羽半信半疑的将《阴阳册》拿起,翻开观看了起来。

    开篇第一句:“可笑世人苦苦练功,殊不知自然之道在乎阴阳本身,交·合修习之法,又何止事半功倍之奇效?”

    仅仅是一个开篇,一句引导,已将段惊羽迷住,竟是有一种浑然忘我一般全神贯注的翻阅起来。

    “交·合修习在乎元阴、元阳二气,这元阴之气和元阳之气一般,是先天精气所化,对人体内的经脉、脏腑器官起着滋润和濡养的作用,无论男女,都离它不得。男修体内元阳之气旺盛,女修体内元阴之气旺盛,而保持体内二气平衡逐渐壮大,才符合道家性命双修之道,不然随着武者武功提高内力浑厚壮大,身体却得不到滋养锻炼停滞不前,那终有一日会承载不住强大的内力而血肉经脉溃散····”

    一本《阴阳册》讲述世间阴阳之道,更是其中的阴阳武学更加玄妙,让段惊羽竟是浑然忘我直到将全本秘籍看完。

    半晌段惊羽却是轻轻呼出一口气,眼中出现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公子可是对我阴阳武学有所了解了?”阴阳圣使说完将《阴阳册》重新合上,放在桌面之上。

    “可是····这看起来像是邪门武功?”段惊羽犹豫不决。

    “邪门武功?这怎么会是邪门武功呢,正如《阴阳册》开篇所讲,可笑可笑世人苦苦练功,殊不知自然之道在乎阴阳本身,交·合修习之法,又何止事半功倍之奇效?何为正,何为邪?以自然之道,顺应自然而为的提高本身武功怎么会是邪门武功?这门神功完全是通过阴阳交·合而获得对方的武学和武学理解,而对对方无损,怎么说是邪门武功?再者江湖上的意境高手之所以无敌,乃是她们不可言状的意境,意境是什么,说不清道不明,但是却可以通过阴阳交·合可以快速的领悟、到达这一境界,难道你还怀疑这是邪门武功?”

    “可是····可是·····”段惊羽却是说不出来。

    “可是什么?你是不是羞于与人行阴阳之事?”

    “我····我·····我喜欢琉璃,我的心中只有琉璃,我不能做出对不起她的事情,我····”

    “你好傻,你喜欢她,你就要保护她,你有这个实力吗?大丈夫生于天地间,三妻四妾本是常事,你没有抛弃她,就不是对不起她,你有什么好自责的?一旦你没有保护她的实力,她最终会成为别人的女人,你只能远远望其项背而不得亲近她身,这是你想要的吗?”

    “不,我要得到琉璃,她是我的女人,是我段惊羽的,我不允许别人对她染指,谁也不能?”段惊羽双眼瞪圆,似是疯狂。

    “这就对了。你还会认为这是邪门武功吗?我乃阴阳圣使,我的任务就是找到阴阳武学传人,还有就是培养他精通阴阳武学,你可愿成为阴阳武学传人?”阴阳圣使始终以柔和的语调说着。

    “我愿意成为阴阳武学,还请圣使栽培。”段惊羽已经打定主意。

    “通过阴阳交·合获得对方武学之道的完全理解,但也不能说是便能因此学的对方的武功,还需要自行演练才能施展如愿,别人练就了十余年的功夫,不是你一朝得到完全理解就能够施展道完美如意,就是这个意思。不过通过阴阳交·合可以积累大量的武学心得和对方内力,可以短时间之内积累大量的内力,这种积累内力的速度绝非你能想象,而武功也是进展神速,出乎你的想象。”

    “我懂了,还请圣使引导在下修习阴阳武学大成!”段惊羽郑重的道。

    绿衣女子缓缓站起,缓缓靠近段惊羽。后者闻着女子身上独特的香气,如兰似麝般,渐渐的感到沉醉,段惊羽的眼中女子的身影越来越是模糊,后又逐渐的清晰起来,竟是看到梦琉璃腻在自己的怀中,那美艳动人的神情直入人心,体内躁动不安的情绪越来越是剧烈。

    段惊羽意识模糊,恍惚间只记得她将那女子横抱而起,走进卧室。

    段惊羽一心迷恋梦琉璃至极,至今也未碰及过女子之身,如今软玉在怀,他再也难以抑制躁动的情绪,在这阴阳圣使身上感受到了男人的第一次,那种从未体验过的销·魂惬·意,那种奇特的快意让他沉醉非常。

    “按照《阴阳册》上的记载运转内力,看看有什么不同?”阴阳圣使依旧柔声道。

    初尝云雨滋味,又得神秘禁忌武学《阴阳册》,段惊羽的武功如何进展,他的奇遇又将引起怎样的武林动荡?阴阳圣使又是怎样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