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影发现机关,打开后却是一处秘密洞穴,而且越走越是宽敞,三人猜测这密洞之用,血仙蝶却是语出惊人。

    “这里或许就是武林中传说的那个存在。”血仙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长长吐出。

    “什么样的存在?”萧懿影和柔姑娘异口同声的问道。

    “父亲的宝藏。”血仙碟说着举步向前。

    这个洞穴越来越是宽阔,又走了片刻却是宽阔到并行十辆马车都不成问题,而且按照这走来的距离,怕是已经到了山腹之内了。

    将整座山都掏空,这可谓是大手笔了,即使是作为一国之君的皇帝陵寝也不过如此。

    “有发现,看,这边有个门。”萧懿影像是一个兔子一般的蹦跳着跑了过去。

    “两位姐姐,这边也有一个门。”柔姑娘向血仙蝶道。

    “看到了,这门里面怕就是所谓的宝藏了,跟着小影去看看。”血仙蝶也担心萧懿影会出事,毕竟宝藏所藏之地少不了的机关陷阱,而柔姑娘无疑是小心谨慎了很多。

    一堵石门很显眼,但是石门关闭,却是怎么也打不开,这让萧懿影急的像是一只猴子围着门上蹿下跳的。

    “这门····似乎是画上去的一般。”柔姑娘似是无意般说道。

    “画上去的?”萧懿影看了看却是真的是画上去的一般。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这门就是一扇假门,其实你打开门之后就会发现门后乃是实土什么也没有,要是有也是机关陷阱,附近找找,真正的洞口就在附近。”血仙蝶道。

    萧懿影拿着火把在墙上照来照去终于发现了机关所在,原来墙上竟有一条不起眼的缝隙,在缝隙边缘一个凸起,这处顾忌就是机关开启的关键了。

    “啊姐,等一下,这机关太明显了,恐有陷阱。”柔姑娘提醒。

    “的确很明显,再找找。”血仙蝶也是感觉其中不妥。

    萧懿影再想坚持却也是不能,毕竟她对父亲太不熟悉了,不知道他的脾性,更是难以预料他的行为。

    柔姑娘蹲下,在地面之上却有成“品”字行的小孔,要是不注意看确实难以发现,尤其是在如此黑暗的洞穴之内。

    “这里是不是?”柔姑娘指着那三个小孔道。

    三人看着地上的小孔,确实这很像机关所在。

    “我试试。”

    萧懿影说着就向那小孔探去,却不料血仙碟伸手挡住。

    “让我来试试。”血仙蝶是担心萧懿影出事,自己出事不要紧,反正都是要死了,要是自己的妹妹出事,她决不允许。

    “姐····”

    萧懿影有些感动,就是一旁的柔姑娘也是被深深触动,这种亲情这种关爱,她长这么大从未感受过。

    血仙蝶小心翼翼的将一根手指探入小孔之内,却是手指勾到一个环,手指轻易的探入环中,这里真的有机关。

    “这里面有机关,孔内有环,拉动环扣,机关自开,只是不知道还有没有别的埋伏,你们两个离得远些,小影,把我的伞拿过来。”

    血仙碟一直的背着那朱红漆盒,只是现在这漆盒之内空空,内力的千幻伞被萧懿影收着。

    萧懿影答应一声,把千幻伞递了过去,血仙蝶接过,顿时一皱眉,随后一拉,却是自伞柄之内弹出一段剑柄。

    血仙蝶看了看将剑柄推入伞柄之内,看了看萧懿影。

    “那个,姐,我师姐好剑,我····给她了一把。”萧懿影吐了吐舌头,解释道。

    血仙蝶点了点头,也没有说什么。

    萧懿影和柔姑娘走远,血仙蝶半蹲地面,却是摆出了一个奇怪的姿势,却是一脚探出,一腿微曲,两腿分开,此种姿势最是适合突然跃起,就像是兔子蹬地,可以迅速的将身子弹起,同时千幻伞打开,防备不测,如此遇到突发事件可以快速逃离,实在不行,还可以以千幻伞抵挡。

    血仙碟一指挂环,微微一用力,一拉之下,却是脚下传来“嘎吱”声响,随即地面转动,血仙蝶顿感不妙,身形如电弹射而出,原来站立之地竟是突然间喷出数道紫烟,顿时淹没一片空间。

    这里面居然藏有剧毒毒气。

    剧毒毒气显然对三人的威胁并不大,一来有着百毒不侵的柔姑娘,还有一个自幼以毒药为伍的萧懿影,即使是血仙蝶中毒,凭她的深厚内力短时间之内也不会有大碍,再有两个妹妹从旁解救也是无碍。

    三个空洞之内拉起第一个就中了毒气机关,余下的两个到底是开启石门的机关还是陷阱机关,那墙壁上的凸起机关又是什么机关?

    幽湖幽静,画舫停驻湖心,画舫微微颤抖,荡漾着一圈圈淡淡的涟漪。

    月高悬,星稀朗,画舫荡清辉。

    画舫之内南宫心怡羞红了脸,连忙背着身子将衣服穿戴整齐。

    “还害羞····”

    “就你不羞不臊的。”南宫心怡娇嗔了一句,最后将剑背在身后,酒葫芦挂在腰间。

    萧云也穿戴整齐,走到她的背后。

    “云,我们是不是···菲儿姐姐你很久没去陪她了,还有小依姑娘·····”

    “菲儿说身子不适需要休息,至于小依·····她不接受你,我也不会接受她,我承认我的多情和花心,但是她不能够容忍我的这个缺点,我也是不能接受,毕竟你们都是我所爱的人,我不会顾此失彼,本来我想着独爱一人,先是霓裳,她自愿离开,我不挽留,趁我意识迷糊的时候对菲儿伤害,我不能对她抛弃,还有心怡你,无论是什么原因,我们之间既然发生了,我就不会推卸责任,除非是你们向霓裳一样,不过不用以为你自愿离开我就会放弃你,我说的是除非你已经变心,一个人往往身不由心,只要心不变,不管人在何处,我都会对自己负责到底。”

    “其实小依姑娘对你的心更真,你不应该这样对她,她也并不是不能容人,我知道她对叶姑娘却是不拒绝的,说明她并不是不容人,她只是觉得她对你如此痴心,而你却是偏偏对她不理不睬,她才心中气恼而已,她气恼的不是我,而是你。”南宫心怡道。

    “他对我气恼?”萧云不解。

    “你不了解女孩的心思,她当然对你气恼,她气恼你是榆木疙瘩,你想想看要是换做是我,我虽然不会气恼,但是必定也是心中难受,尤其是现在,她若是知道你还再此做这羞人的事情····”说到这里南宫心怡竟是有些脸红说不下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